返回
世纪书城
大家都在看
爱的 分手妻约 笑傲华夏 阳间鬼妻 乡野佳人 老王退休的幸福生活 流氓小神医
江小鱼 水心沙 村中暖阳 夜夜有 清穿 电梯里的陈娟 乖乖女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极限神功
极限神功

极限神功

分类:仙侠小说

时间:2020-10-30 11:03:37

作者:北极小熊

来源:bjkgjlu

评分:10分

简述:爱恨交加,只有悲伤。

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李睿经过了这大半年的锻炼,精神的定力也有了一定的提高,但毕竟是第一次经历这事,所以开始的时候才会有些慌乱,当体内的真气游走全身时,一切的状态都恢复了自然。转身从树后走出:“大白天你们在这汇报的见不得人的事被我撞见了,看来是想把我灭口是吧。”李睿一脸平静的说道,同时散发着强者的威严。

  “周峰你今晚就走?也太急了吧,那里会不会有危险呀?”周峰摆了摆手,李睿也明白了。还用问吗,对上天仙级别的人物你说有没有危险。就算被封印了也是强者,更何况要破印而出。自己问了一个白痴性的问题,不过因为李睿和周峰那可是好的不能再好的哥们,就凭周峰能毫无忌讳的把这些事告诉他就没把他当外人,兄弟之间还用那么婆婆妈妈吗!“你现在是什么境界”李睿突然问道。“马马虎虎刚刚到练气化神,生命力是常人的五倍吧”“五倍!”李睿伸了伸舌头,自己还不到常人的三倍,但现在已经觉得到了极限了,没先到才刚刚练气化神的人都这么变态,要是到了练虚合道的境界会是啥样。李睿此时久久的处在震惊中了。

  那两人默默的站在那里,一声不响,那种速度不是他们能追上的,一股绝望涌上心头,他们知道回到组织的处罚后果。拖着疲惫的身躯也离开了这里。

  清晨的阳光慢慢的洒向了校园,在宽广的操场跑道上只有寥寥几个身影。李睿是一个十分爱好运动的人,他十分痴迷自己达到生理极限的感觉,那种让人痛不欲生的感觉过后,总是能让他飘飘欲仙。所以他总是使自己经历那常人无法忍受的极限。李睿是所二流学院的学生,他在学习上不太认真,但对体育的热情那是无人能比的。除了跑步,他还用站马步,俯卧撑等去追求身体的极限。一般来说人的身体素质可以分为三点:体力,力量与速度,它们三个相加就是生命力。一般的成人的体力、力量与速度都可以看成十。而李睿经过半年多的锻炼体力与力量都达到了二十,速度是十五。这三个数据中,力量与体力是最容易练出来的,但是速度却很难提高。因为人都是有极限的。李睿也不例外。因为为了能好好的锻炼身体,李睿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学校请求外宿,经过无数次软磨硬泡才算成功。

  接到手的时候李睿猛的感觉一股强烈的腐蚀感冲向他的神经,与此同时,对面的两人同时拿起了枪,向着李睿射击,李睿看到他们的动作时已经做出了反应,但是伴着手上的剧痛,他的速度明显减慢了,在武者与枪的较量中,慢一点都是致命的,因此有三发子弹打中了李睿,两发打中了右肺,一发打中了右腿。但是多次在训练中经历极限,越是极限的时候越容易使他爆发。此时一股莫名的力量涌动,用鲜血把那三法子弹从体内逼出,然后李睿想发了疯似的拼命的朝公园外跑去,此时他的速度在莫名力量的刺激下达到了三十,快速的消失在了公园。

  “刘哥,郭局让我们干的活已经漂亮的完成了,那几个写匿名信的人已经被我们给做了。不过,有一个人还是逃了出去,昨天他不在,好像说是去北京上访,不过今晚才走,只要对车站查一查就能纠出他,随便按一个罪名就够他喝一壶的。你还是转告一下郭局,把他给拦住,我们这些年做的事上面要是知道了,一定会请我们吃花生米的。”一个穿黑衣的男子背对着李睿听着眼前两个高个男人的汇报。那黑衣男人阴冷的说道“剩下的事情要怎麽做不需要你们两个指手画脚,不要忘记你们的身份,不安分守己的人往往活不长”“是是是,我们也是一时糊涂,望刘哥海涵”两个男的吓的连忙赔礼,神态中透漏出了无比的恐惧。只听那黑衣男人冷冷的说到:“再给你们最后一个任务,完不成就等着人间蒸发吧,把树后面的那个好奇的人了结。”说着就如猎豹一样奔跑起来,眨眼之间就留下了那两个男人。当李睿听到那黑衣男子的话时,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那人的六识也太过于变态了吧,离那麽远都能察觉自己的存在,本来只是好奇,随便来看看,没想到被别人发现了,还要被人杀了灭口。听那人的话这是好像牵涉到一个很大的官,自己真是没事找事这下可是惹祸上身了,想脱身都不行。

  李睿的父母都是富甲一方的商人,为了拓展海外的业务早就出国发展了,那是李睿才十四岁,除了每月巨额的生活费外,似乎没从父母身上感觉出来啥亲情。一晃七年过去了,李睿就没见过他们的面,除了通了两次总共时间还不到二十分钟的电话!

  温暖的太阳照耀着大地,郁郁葱葱的树木吞吐着自然的芬芳,喷泉的水流声,鸟儿的嬉闹声夹杂在一起,奏出了自然的乐章。今天是周六,李睿难得轻松,便来公园吸收天地的灵气,感悟自然的气息。这座公园名叫同乐公园,位于市南郊,离李睿的家很近,几乎每到休息的时间,他都会来此散步,以此调节身心。公园因座落在郊区,因此来此散步的人不是很多,只是清晨有些中老年人在此打打太极。这也是的此处颇为清静。同乐公园占地很大,足有二十几个足球场,因靠近郊区,半人工,半天然,更显得几分自然的韵味。

  可是正宗的武当弟子,一身武艺在身,这事除了李睿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因为李睿晚上去锻炼时常常见到周峰在操场那练功,说是在吸收月华之力。李睿也和周峰比划过,可是给人的感觉他深不可测。但是李睿始终坚信他的训练早晚有一天会使他超过周峰的。而周峰也十分欣赏李睿在修炼上的刻苦,所以总是在李睿身体超出负荷时用武当秘法为他推宫过血,因此李睿就邀请周峰经常去他家,一起来探讨武学与身体的极限。照周峰的意思,人的身体要注重养,养气才能有进步;而李睿则认为,人的身体要不断的挑战极限才能突破。双方各执一词,但是都能表示理解,毕竟道有千万,殊途同归。“早上训练那么激烈,中午吃饭不宜过快过猛,你是不是想英年早逝呀”周峰说着坐在了李睿的旁边。“大哥,拜托你有没有搞错呀,我都快饿疯了”李睿嘴里含着米饭含糊的说道“早上没见你出来采气呀,奇迹!”周峰听到此处,脸色稍微变了一变,压低声音说道:“本来这是不能告诉你的,因为你的能力还没达到那个程度,我现在告诉你,就是违规了,但是谁让我们是兄弟呢,我也不瞒你了,一会我们去你家,那里比较安静,也没人会听到,反正下午也没课了。”“好好好”李睿说着又狠狠的扒了几口饭,周峰则是无奈地笑笑。也吃开了。

  周峰已经走了半月有余了,李睿还是老样子,不过经过周峰的刺激,他把每天的早课加到了两千米极限冲刺,晚上也是两千米冲刺。然后站马步半小时,俯卧撑五百个。他在周峰离开的三天内就把周峰给他的武当养气的书籍总共十页的心法背熟于心,然后在极限训练后练习,他本身的体质已经超越了平常人,练起气功来更是得心应手,气功的最大优点是不断的帮他消除了疲劳,要不就他那样的训练,早就进手术室抢救了。内外兼修加上他原来的基础,一举突破到了练精化气的中级阶段,让他真正的踏上了武学的道路。他现在最大的感受就是气走周天后,疲劳消除的很快,因此他的极限也在不断的突破。随着功力的加深,李睿又开始打自身真气的注意了,每当训练时他都把真气用上,直到耗光,最后在从新打坐修炼。如此反复,真气浑厚了。

  李睿踏着懒洋洋的步子行走在公园的小道上,不时惊飞几只正在嬉戏的小鸟,这更增加了公园的冷清。“这地方真是棒极了,希望永远别开发成楼盘,要不天天在钢筋水泥中混生活,太脱离自然了”李睿心里暗想着。不过这是也由不得他,他也只能是默默祈祷。在树林的深处模模糊糊的出现了几个人,鬼鬼祟祟的,很让人怀疑。李睿眼睛是干什麽的,这怎麽会看不出来。在好奇心不断的膨胀下,李睿像猫一样悄悄的潜了过去。直到能听到他们的对话,才停下了脚步,找了棵粗壮的树猫了起来。

  清晨总是让人活力无限,再经过了如生死挣扎般的炼狱训练后,就是该上课的时间了。忙完上午的课程,李睿拖着死狗般的身躯,离开了教室,向着饭香飘来的地方跑去了。“饿,饿,饿,我能吃下一头牛了”李睿两眼冒着金星终于买到了饭,就开始浪吞虎咽,他的疯狂训练最消耗体力,所以吃的就十分多。“呦呦呦,你也不怕噎着,没人和你抢”周峰走过李睿时看了他那样,忍不住的说道。周峰和李睿都是一个班的同学。周峰

  那两个男人中有一个人说道“兄弟,这时候还藏什么,现个身吧,让我们哥俩看看是哪位尊神?”

  经过突破之后,李睿现在的体力达到了三十,力量到了二十五,速度则到了二十,常人最快速度的两倍,那是什麽概念!跑百米只用常人一半的时间。也只有这样变态的训练才能出这样变态的人。不断的挑战极限对人来说那几乎比十大酷刑还要难熬,很多人都是在最关键的突破口退缩了,所以始终没有啥成就,这就不能怨天尤人了。李睿的付出是巨大的所以得到的收获也应是最大的。

  秋天的中午并不算酷热,李睿和周峰来到了李睿的家里。“快说吧,我都快急死了,在不说老子掐死你这牛鼻子”李睿着急的催促着周峰。只见周峰闭上双眼,微微沉寂了一会,又睁开眼到:“我刚才用灵识查探过了,这周围确实没有什麽人,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一些真相了。”“等等,你刚才说的灵识是什麽”,“简单的说就是当你的身体素质远超过常人时自己对周围事物的感觉,相当于你的第二只眼睛。言归正传,今天早上我师门的师叔来找我了,他告诉我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千八百多年前,被张天师封印的一魔头可能已经冲开了封印。当年这一魔头屠杀了无数的百姓,致使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当时的东汉王朝又逢十常侍乱国,无力诛邪,张天师与此魔头大战十天十夜,最终把此魔封印,如今他可能会破封而出,引起了少林,武当,昆仑,峨眉,龙虎山等各大门派注意。当年的魔头功力以臻化境,达到了天仙境界,除了张天师,他就是无敌天下。”李睿第一次听到此事,明显比较疑惑与震惊,他也知道周峰在此时没有和他开玩笑,于是问道“什么是天仙境界”。周峰也不藏着。答道:“修炼一途分为三个阶段,人,仙,神,至于比神的境界还高的我们现在还不清楚。人的境界中分为四层,第一层是练精化气,第二层是练气化神,第三层是练神返虚,第四层是练虚合道,这些在一些练武的书籍中都有记载,是只要努力,用其一生是可以达到的,而仙的境界是不易达到的,他分为元仙,真仙和天仙,达到这个境界就是与天地同寿了,除非迎来自己的天劫,而过了自己天劫的人就会突破到了神的领域,那时就可踏空而行了,不过几千年都没这样的人出现过,可能那只是个传说,就是仙的境界,自从封神一战后,只有寥寥三四个人突破到这一层。但是到了仙这一层已经可以缩地成寸,叱咤风云!如今此魔要是破封而出,我们就等着给自己买棺材吧。”“那几大门派千年就没有一个人达到仙的境界吗?你不是说有几个人吗?他们既然与天地同寿,不应还健在吗?”李睿满脸兴奋的问道,第一次听说了这些话,让他的人生更有了目标。周峰满脸无奈的说道:“你以为仙级高手是大白菜呀,那么容易就能达到,那满世界不都是老不死的贼了吗!白痴!幼稚!至于千年来已知的到达仙级境界的人有张道陵天师,陈抟老祖,济公和尚,不过据说陈抟老祖在天劫中陨落,而张天师与济公和尚不知去向。至于现在的几大派,达到练虚合道的加起来才三个人,也就是武圣人的境界,但总归还是人。因为达到仙境太困难了,所以现在没有多少人相信,我们也是从先人留下的书籍才知道此时,龙虎上的张道陵天师曾经留下一句话,‘青光现,天下险;红光出,魔君来。’意思就是龙虎山有块宝玉,发出青光时,天下就要大乱,每逢朝代更替,那块宝玉总会发出青光,而当宝玉发出红光时,魔君就会在几十年内破印而出。如今龙虎山的宝玉发出了红光,于是就马上通知了各门各派,就连国家安全局也出动了,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况且国家有一位在世的元老当年*时悄悄躲进了龙虎山,被秘密藏了起来,当时他可是亲眼看到龙虎山的宝玉发出的青光,因宝玉与他有缘,天师才破例给他看了,他从中领悟了道理,就回去了,*后,老一辈的革命家相继去世,他就成了重量级的人物了。这次国安局的出动,都是他积极主张才过的。”“那魔君就什么名字总应该有吧?”李睿问道。“好像是叫‘青天红魔’吧”。“青天红魔,青天红魔”李睿若有所思的念叨着。“那他是被张天师封印在哪呢”李睿问道。“不知道,龙虎山的书籍中没有记载,所以大家都不知道。”“那封神一战后,那些传说中的任务都到哪去了呢?”李睿问道。“不知道,要知道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紧张了。”李睿彻底无语。周峰接着说道,:“正因为如此,我要回师门一趟,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学校那我也打过招呼了,今天晚上的火车,我已经准备好了,不能太晚,几大势力都会在这几天云集龙虎山,之后便会在九州寻找封印因破损而泄漏的轻微能量。我走后,你的极限训练别太过分,没有我的推宫过血你是不能再那么变态的训练了。如果不听,到时百病缠身可别怪兄弟我没提醒你!”周峰说话间从书包里拿出一本书道“这本书是我武当一般的养气书籍,但是比外面卖的书讲的深和全,你参详一下,内外兼修或许对你更加适合。”

  “想不到今天收获真大呀,身体又有了一些突破了,也不知道如果一直这样突破下去会到达什么样的境界。真是期待呀。”李睿终于忍受不住疲劳,躺在了跑道旁边的草地上,来品味极限突破后带来的感觉。别人看了一定会认为他是个疯子,不断的虐待自己。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他要的是什么。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清晨的一千五百米冲刺是李睿的必修课,在一千五百米中,一直挑战自己的极限。此时的李睿全身酸麻,总感觉自己下一步可能真的迈不开了,一层层让普通人无法忍受的感觉不断的冲击着李睿的神经与肌肉。离自己设定的目标只剩下一百米的时候,李睿的心脏如开了锅一样难受,双腿似乎泡到了硫酸溶液一样,被腐蚀的感觉时时刻刻冲击着他,如果换了一般人早已经疼死过去了,但是他是李睿。此时前方仿佛成了地狱的大门,一不小心迈进就会九死一生。当李睿离终点还有十米的时候,他的极限再次被突破了,身上的细胞仿佛充满了活力,此时的李睿调动了身体细胞的应急性,使自身的体质又有了飞越,一切不适的感觉大大减轻。当人的机体多次突破生理极限时,会慢慢的激活一些细胞的功能,从而达到增强体质的效果。这就是量变引起质变的道理。最终李睿到达了终点。

  那两个人突然之间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知道了来人功力的深厚,不敢小瞧。其中一人道:“朋友,你是哪个路上的,道个号吧。”李睿听的莫名奇妙,只好保持沉默。只听那人看李睿不吭声,便有了计较,接着说道:“既然朋友不愿说话,一定也是不想缠在此事当中,我看朋友你并非局内的人士,这样吧,我们给一万元封口费,只要求你忘了今天的事情”,当他说出此话时,站在他旁边的同伙也是一愣,李睿则是仅仅的盯着他说:“钱我就不用要了,事情我也不会说出去,既然你们可以让我离去我就此告辞。”李睿话虽说了出去,但是可没有动,他可不是傻子,万一对方开冷枪怎么办,而那个男子则看着李睿慢慢的说道:“朋友,我们干这一行也是为了养家,我们其实并不想多伤人命,我们也知道报应,我父母现在还在医院躺着等着钱看病,所以没办法我才走上了这条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命运,如果我们服输,就会迎来最悲参的结局,对我来说我干完了这活我就能分到十五万,给我父母看病外我还能剩两万,我愿意给你分一万,只是希望你能不把这件事说出去,我们两个打你就算有枪也不一定会赢还可能会被杀,就算能杀你了,我们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如果我出事了,我父母就一定没治了,所以我不会拿我父母的命来作赌注,我们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说此话李睿的心也有了些明悟,谁会像他的父母那样能在商界叱咤风云,每月给他寄个十几万。“朋友,我们是不服命运才走上了这条路,您也是个练家子,骨子里也有不服命运的底子,您应该能理解我们的处境,我们刚才是有要杀您的冲动,但是最后想想,能用钱解决就用钱解决,不想再多加杀孽,希望你能理解。”此时李睿的心确实有了些放松,更多的感慨充斥着他的大脑,不服命运的安排就要起来反抗,这才是人的骨气,虽说他们的方法极其恶劣,但不这样他的父母能活下去吗,那些被他杀的人虽说可怜,但这个世界不就是弱肉强食吗。他也是出于孝心,百善孝为先吗。那个人接着又说:“我希望你能收下这一万块,让我们放心,大家还可以交个朋友,以后有什麽难事你可以尽管开口,兄弟决不含糊,我看兄弟你也是个爽快人,我相信你是不会拒绝的。”说着从一旁的手提箱中取出了一打一百元的现钞,数也没数就朝李睿扔了过来,李睿也不想惹是生非,如果不收他们肯定不会放心你,一定会和你鱼死网破,那是李睿不想看见的,所以就伸手接了下来。

查看更多目录

目录

连载中
查看更多目录

介绍


...

推荐指数:10分

开始阅读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

更多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