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世纪书城
大家都在看
小哑巴 爱的 分手妻约 笑傲华夏 阳间鬼妻 乡野佳人 老王退休的幸福生活
流氓小神医 江小鱼 水心沙 村中暖阳 夜夜有 清穿 电梯里的陈娟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修真 > 落花红冷
落花红冷

落花红冷

分类:玄幻修真

时间:2020-11-06 14:03:07

作者:奇热文学

来源:souci

评分:10分

简述:男女主的校园时光,也是他们的甜宠时光

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进去不过半盏茶的时间,苏妙青便随着小厮出了来,“你说是哪位小姐是我的旧识?”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公主竟然出宫到太傅府找她,所以她都没有想到他处去。

结果当夏橙溪喊了一声,“妙青”

苏妙青这才反应过来,是公主驾到。

“溪儿,你怎么来了?”苏妙青连忙拉着她的手,把她往自己的府里牵,经过两个小厮的时候,“以后你们看清楚了,只要是这位小姐,来了府里直接请进府,明白吗?”

待两位小厮点了点头,才了走进去。

“妙青你被拉我了,我这次来找你是想让你陪我出去溜溜的。”夏橙溪怕苏妙青拉到府里了,被他们家的苏大人给留下来了可就不好了。

“那你也不用这么着急啊?”

夏橙溪翻了翻白眼,“怎么不着急了,我母妃说了,晚膳之前一定要赶回去,你说我着不着急。”

苏妙青听了,就拉着夏橙溪出了府。

夏橙溪就看着苏妙青觉得有些好笑。当初见她的时候,觉得她是一个淡漠的姑娘,如今看来她是一个少根筋的姑娘,这让她不由的感到很轻松。有人曾经说过,少根筋的人并不是真的少根筋,而是大智若愚的表现,真因为如此他们活的比别人要快乐,自由些。

两人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夏橙溪终于明白为什么电视剧的人,穿越的时候都会吃糖葫芦,那是因为古代的糖葫芦真的好好吃。她还要再多吃两串。

“妙青,你看看这个好看不?”夏橙溪拿起路边一个小摊上的一枚木簪

苏妙青有些惊讶了,一个公主怎么会喜欢木簪呢,不是都喜欢什么金步摇啊,翡翠什么的吗?

“溪儿,你为什么会喜欢这个木簪啊?”

夏橙溪似乎看出了苏妙青的惊讶,忍不住莞尔一笑,“妙青,你不觉得木簪很简单吗,我们头上的玉簪啊,金步摇都比不过它的朴实吗?”

苏妙青听着夏橙溪的朴实二字,朴实,一个公主竟然想要一个朴实无华的木簪,这样的人,真的只是一个刁蛮的公主?

“是挺朴实的,不过挺好看的。”

夏橙溪知道苏妙青心里有疑问,但是她这能说,在这个充满阴谋的地方,木簪所有的简单是难能可贵的,我们应该珍惜身边仅有的简单。

夏橙溪拍了拍苏妙青的手,“走了”

哪知道就在两人走后,就有有一个人将那个木簪给买走了。

两人又逛了一会,进了一家裁缝铺,看看有没有合适绸缎,哪知道刚看好一种雪蚕丝的绸缎,却没想到碰上的丞相府的嫡女玉凤依。

本来夏橙溪还不知道的,哪知道她自己说了一句,“这匹雪蚕丝是我玉凤依看中的。”

可是哪知道夏橙溪一抬起头,“原来是羲和公主啊。我还当是谁啊?”夏橙溪一听到这话,就是到以前的旧主与她有仇了,或者是两看生厌。

“玉小姐,这上面有些你玉凤依的名字吗?”夏橙溪用眼睛看了看雪蚕丝

玉凤依看了一眼夏橙溪,扭头看着掌柜的,“你说这匹是雪蚕丝是谁的?”

掌柜为难的看了一眼夏橙溪,又看了看玉凤依,“昨天玉小姐来看过这个。”

夏橙溪看着玉凤依略为得意的神情,本来她只是看看,并没有说是一定要买,不过现在看着玉凤依讨人厌的样子,她还就要整整她了。

夏橙溪转身对苏妙青使了使眼色,苏妙青立即明白了过来,不由的一笑。

“掌柜的,不然这样吧,既然二位小姐都想得,就让竞价者高的得,你看怎么样?”苏妙青站了出来

玉凤依一看是苏妙青,“苏小姐,我还不知道你何时喜欢管这等闲事了。”

苏妙青笑了笑,“刚才,你看人家掌柜的不敢得罪二位,我只能帮他想个办法,难道玉小姐不敢?”

玉凤依本来就是好胜之人,禁不起苏妙青一激。

“哼,我有什么不敢的,比就比!”

苏妙青笑了笑,看着掌柜,“掌柜的,既然她们都同意,你就定个底价吧。”

掌柜略带感激的看着她,很是谢谢她刚才的解围,不然可就惨了,这两位姑娘都不是他一个小人物能够得罪的。

“好吧,那我就给这个雪蚕丝的价底价定制为十两银子。二位开始吧。”

夏橙溪率先说了,“十五两”然后很挑衅的看了一眼玉凤依。

“哼,二十五两”

“三十两”心里忍不住窃喜,幸好今天出门带的钱很多,不然就完了。

“四十两”哼,她是谁,她是当今丞相最宠爱的女儿,区区几十两银子怕什么

“五十两。”夏橙溪知道她已经掉入了她的陷阱了,看你待会怎么收场

“六十两”

······

“一百两”夏橙溪一口气喊出了整数,不过她知道玉凤依肯定会接着喊的。给他带来的惊叹声

“一百八十两”夏橙溪看了一旁的苏妙青,之间她对她悄悄竖起了大拇指

“哼,两百两,我看你还加不加。”玉凤依一句话就定了输赢,不过她身边的丫头可就快担心死了。他们哪来的那么多的银子啊,再说了他们小姐一个月的月例银子才五两

夏橙溪嘿嘿的笑了两声,“好吧,这个给你,我认输了。”

一旁的掌柜可就笑开了话,一个雪蚕丝的丝绸就让他们给竟成了两百两的高价,运气真是太好了。

“我说玉凤依,你快付钱啊?”

之间玉凤依身旁的小丫头真贴着她的耳朵说道,“小姐,我们没有带那么多钱啊。”

玉凤依一听脸就黑了,她知道她找了夏橙溪的道了,可是现在都知道她拍下来的,只能硬着头皮买了。

“掌柜的,你待会去丞相府去取。”

哪知道这话一出,众人都知道她没有带钱,还要出来竞拍,还真是贻笑大方啊。

“掌柜的,你要让着玉小姐写一个字才行啊,不然她赖账了怎么办?”夏橙溪还不忘添一把火。

夏橙溪一说完,掌柜的就拿出纸和笔放到了玉凤依的面前。

玉凤依狠狠的瞪了言夏橙溪,“哼,夏橙溪算你狠,我们两的梁子结定了!”说完狠狠的在纸上签下自己的大名

“哈哈,真的你看他的样子,真的好好笑额。”两人从裁缝铺出来一直都在笑。他们只要一想到玉凤依那个样子,就忍不住笑喷了。

苏妙青忍不住担心起来,“不过你们的梁子也算是结下来了。”

夏橙溪一听笑了笑,“怕什么,本来关系就不好,还怕结梁子吗?”

苏妙青转念一想,也是额,反正关系不好,既然如此还怕什么呢。

夏橙溪和苏妙青逛了很久了,就找了一家酒楼坐下了,哪知道还没有坐稳,就听到不远处有情况。

夏橙溪让叶子过去看看情况,结果叶子回来说是夏紫萱夫妻两在羞辱一个人,他们两坐不住了,就上前去看了看。

之间,地上趴着一个男子,原本是白色的衣服,此时已经沾了些灰,还能听到夏紫萱说的话,御玄天好像并没有参与。

“我说你一个质子,呆在府里也就算了,干嘛还出来丢人现眼啊。也不看看你的身份,比我们夏启国的一个乞丐都不如,你还好意思进酒楼,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夏紫萱的话很尖锐,让一旁夏橙溪都有些受不住

地上的那人并没有什么反应。

夏紫萱知道他是个废物,所以侮辱他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反正夏启国的人见到他都可以说他的。

“冰帝羽,你是不是很想回国啊,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夏启国做质子吧,不然你那个所谓的父皇怎么还不来接你呢,虽然我们夏启国不太喜欢你,但是也有好生之德,所以我们就勉强给你一点饭吃吧。”夏紫萱的话语间不禁说了冰帝羽也说了它的父亲,这让的话,冰帝羽竟然都能忍下去,他还真是非常人,还是说他已经习惯了呢?

就在此时周围围观的人,都往他身上摔剩菜剩饭,也许就是因为他们这样对待他,才会在后来引起他的······

夏橙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走了出去,当然苏妙青也跟在后面。

“住手,你们通通给我住手。”

夏紫萱这才知道说话的人是自己的妹妹夏橙溪,忍不住惊讶道,“溪儿你怎么在这儿?”

夏橙溪讽刺的笑了笑,“如果我不在这,恐怕还不知道我的皇姐竟然这样侮辱一个人。”

夏紫萱忍不住为自己辩护,“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冰凰国的皇子,当然了这也只是她光鲜亮丽的身份,他的另一个身份就是被冰凰国送过来的质子,你觉得我还做得不对吗?”

夏橙溪边听她说话,变让将地上的人扶起来,虽然他身上很脏,但是她并不怕。哪知道她刚接近他,他就使劲的一甩,不让他靠近。

叶子在旁边看不过去了,“我们公主好心扶你起来,你还不是好歹。”

哪知道冰帝羽仿佛若未闻一样,慢慢的爬起来,走出人群,走出了夏橙溪的视线。

一旁的夏紫萱也忍不住将夏橙溪拉到自己这桌坐下。

“溪儿,你看到了吧,不是我这么对他,是我们国家的人都这么对他,他不会领你的情的,他恨透我们了。”夏紫萱还是很喜欢这个妹妹的,毕竟皇后很照顾他们。

“皇姐,他到底是谁啊?我怎么都没听说过他额。”

一旁始终没有开口的御玄天开口了,“他叫冰帝羽,冰凰国的四皇子,当初冰凰国和夏启国大战的时候,是被你的舅舅将他给捉来的,后来两国停战了,冰凰国也没有提出将他要回去,他就一直在我们国家当质子,如今都快十八年了。”

夏橙溪这才知道原来他和她一样都背井离乡,她突然心里对他升起了意思同情,还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那他住在哪呢?为什么你能在这里见到他呢?”

夏紫萱接过来继续说,“皇上在城南给他划了一个宅子,不大,就他和一个小厮住在里面,他一般很少出来的,不知道今天怎么出来了。”

夏橙溪并没有再问什么,只是她将他放进了心里,有些心疼他。

皇后见她开口答应了,才放下心。现在宫里的局势也来越紧张了,她一定要把她的女儿给保护的好好的,虽然到最后她也不一定会在自己的身边,但是她还是要好好的保护她。她没有了丈夫,只有女儿了,她说什么也要好好的看着,不能出了任何闪失。皇上也不见得有那么可靠!

皇后和夏橙溪聊了好一会之后,想着女儿舟居劳顿,所以就让她早些歇息,明日一早再过去给她请安。

夏橙溪将无名大师给她的锦囊放好之后,就睡下了,让任何人都不得来打扰她。

夏橙溪从护国寺回来已经是半个月以前的事情了,这期间夏橙溪和苏妙青见过数面。但是见面的时间都是比较短暂的,这让夏橙溪在宫中的日子越发的无聊起来了。

她突然想起来,她的梳妆台里面有块金牌,她想她应该是可以出宫的吧,说着就带着叶子往皇后宫里飞奔而去。

皇后身边的嬷嬷看到公主来了,连忙让通报给了皇后,“皇后娘娘,公主过来了。”

皇后听这话之后就放下手上的书,“让人给公主做一些她爱吃的糕点来。”以前夏橙溪是很喜欢吃她宫里的糕点,只是自从她病好之后就好久没有吃了。

“母妃,儿臣给你请安了。”夏橙溪对着皇后行了一个特别标准的礼

了解夏橙溪的皇后一看就知道这丫头肯定有事求她,不然平时行礼哪有今天这么尽心啊,她道要看看她的葫芦里买的什么药,让她今天这么乖巧。

“溪儿来了,来做这,我让厨房给你做了一些你以前喜欢吃的糕点。”皇后将站着的夏橙溪坐到自己的身边来

夏橙溪哪有心思吃什么糕点啊,她现在一门心思的想出宫呢,结果皇后偏把她给留在这,她心里可急坏了。

“母妃,这糕点等我以后在吃吧,今天溪儿有事请求母妃!”

皇后挑了挑眉,终于要说出来意了,心里忍不住觉得好笑。

“额,我们溪儿有什么事情要说啊?母妃看看是什么事情要你来请求我的。”

“母妃我想出宫去玩玩。”夏橙溪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去了

“出宫,你出宫去干嘛啊?”皇后一向不太喜欢夏橙溪出宫的,毕竟宫外太危险了。

“母妃,人家都在宫里闷了好久了,你就让溪儿出去玩玩吧,我一出宫就去找表哥,行不行嘛?”

皇后知道溪儿的秉性并非一般女子那样温和,安静,让她长时间的呆在宫里她确实会很闷,既然她要和季风启一起,那她也就没什么好不放心的了。

“好吧,你已经要让你表哥带你啊,对了,你顺便去看看你舅舅,舅母吧,你都已经好久没见到舅舅了,那次你生病的时候,你舅舅刚好外出有事了,听到没?”皇后忍不住嘱咐夏橙溪

舅舅,就是季风启的父亲,听说对她还很好的舅舅,她来了这么久了,还没讲过这个所谓的舅舅呢,好吧,就趁这次去将军府玩玩吧。

夏橙溪想明白之后,对着皇后点了点头,“母妃,溪儿知道了啦,一出宫就先去将军府,找表哥,看舅舅,信了吧!”

皇后听到她应允之后才放下心来。“好了,你父皇不是给你一块金牌嘛,你自己出去吧,记得要在吃晚膳的时候回来啊,不然母妃就再也不让你出宫了,知道吗?”

夏橙溪一听可以出宫了,不过有听到皇后的警告,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表示一定会在晚膳之前回来的。

还没等皇后反应过来,夏橙溪和叶子已经跑得不见人影了。“来人,让人私下保护溪儿,不能出丝毫差错,让人送信给季风启,告诉他溪儿去找他了。”

旁边的嬷嬷点了头,就转身出门去安排了。

夏橙溪拉着叶子出了门,上了早就安排好的马车,往大将军府奔去。

车厢里的夏橙溪两个眼睛放着光,“叶子,我们终于出了宫,好不容易啊。”深深的吐了一口

叶子扑哧的一生就笑出来了,这样的公主还真是让人觉得好可爱额,“公主,你又不是第一次出宫,干嘛这么兴奋啊?”

“是吗?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人了,肯定不知道啊,傻啊!幸好叶子没什么反应,不然可就糟了。

在马车一路奔向将军府的过程中,夏橙溪一直都将车厢旁的帘子掀开,好怕自己还没看够就被抓回宫了!

还没有过一会,马车就在将军府门口停了下来,哪知道季风启已经等在门口了。

夏橙溪下马车一看到季风启,就知道她的母妃第一时间通知了他的表哥。

夏橙溪打量了一下将军府,不愧是权势大家,这大门口就修的比别家的气派,更别说里面的了。

“溪儿你怎么想起今天出宫了?”季风启走到夏橙溪的面前,看着她

“哎,无聊呗,舅舅呢?”

夏橙溪走在季风启的旁边进了将军府。

“我爹在大厅呢,刚会了客,估计这回还没走呢。”

还没走到两步,夏橙溪就和季风启一起进了大厅,季亦明的身形映入了她的眼帘。他身着一身藏青色的衣裳,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就这样的做在那,就能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难怪是天痕大陆上有名的战将。

夏橙溪很恭敬了行了一个礼,“溪儿给舅舅请安。”

当夏橙溪这话一说完,季亦明的眸子一柔,“溪儿何时这么懂得礼貌了,以前见到舅舅的时候,就直接和舅舅说起玩笑话来了。”

夏橙溪一听到这话,心里有些不适应,一个可以用凶神恶煞的词语形容的男子竟然和你说起玩笑话来,温柔的和你说起话来,这是让她始料未及的。

“舅舅说笑了,以前是溪儿不听话,让舅舅见笑了。”

夏橙溪的一句话,就让季亦明惊讶了,没想到这才几个月没见到自己的侄女,变化就这么大,看来是真的懂事了!

“舅舅,近来身体可好,母妃很是惦记舅舅,所以让我过来看看舅舅。”

季亦明一听到皇后,心里就不觉得一暖,他的妹妹一直都是在意他这个哥哥的,“舅舅身体还好,你回去要好好的陪陪你母妃,你母妃这些念头为了让你的日子好过些,做出了很多牺牲。”

夏橙溪将季亦明的话听进了耳朵里,就算他不说,她也会好好的陪着她的。

“恩恩,谢谢舅舅提醒,溪儿一定会好好的陪着母妃,不会让母妃的牺牲白费的。”

季亦明对于夏橙溪的改变是十分的满意,以前的溪儿他也是很疼的,但是过于刁蛮了一些,不像现在这让能够知书达理,明是非。

夏橙溪和季亦明多聊了一会家常之后,就跟季亦明告辞。

“舅舅,那我先走了,我想去逛逛都城。”

季亦明看了一眼季风启,点了点头,“好,你们注意安全啊,有什么事情让人回来通知我。”

两人点了点头,转身走到门外去。哪知道刚一踏出门,季雁翎就回府了,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哟,这不是公主吗?怎么来我们将军府了。”季雁翎一看到她,心里鞭子抽似的难受,所以她总是想挑衅她。

夏橙溪一看到季雁翎,就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真是搞不懂又不是她对不起她,她干嘛见她一次就想找一次茬啊。

“你们将军府也是我舅舅家,我来这里关你什么事情啊!”夏橙溪的话毫不避讳的说出了口,反正他们两看不对眼,将军府的人又不是第一次才知道。

季雁翎发现,自从夏橙溪病了之后,她和她说话就再也没有占过上风了。

“哼,我还见过到别人家来,还这么放肆的。”

“那你住在皇宫的那几年,你怎么就不想想你是怎么放肆的呢?搞得像我欠了你八辈子债似得。”

夏橙溪不想再跟她废话了,扭头看着季风启,“表哥不用陪我了,我去苏府找苏妙青,你就不用和我们一起了。我先走了!”

这话一说完就留给季风启和季雁翎两个人一个很潇洒的背影,既然你们不让我好过,那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多少的。不要以为我个人人随便欺负的软柿子,狗急了都会跳墙呢,更别说人了。

季风启看着夏橙溪一走,他的心情就不爽了,“雁翎你又是何必呢,为什么每次和溪儿见面就这样弄得大家都不欢而散呢?”对于他的这个妹妹她实在是不懂。

季雁翎本来就被夏橙溪给破坏的心情,现在一听到季风启这么一说,心里就更是不服气了,对于夏橙溪的厌恶就更深了。

“你不是很疑惑吗,那我告诉你,明明我才是你的妹妹,爹爹的女儿,可是为什么你们都喜欢那个**胜过我,你们自己都没发现,只要夏橙溪一到将军府来,你们所有的人都围着她转,而我呢,我这个正牌的将军府大小姐还要被你们给排挤,哼,凭什么!”

季雁翎依旧个季风启留下一个很潇洒的背影,让无辜的季风启忍不住抱怨,“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我!”说着往外走去,找朋友喝酒去,真搞不懂这些姑娘!

夏橙溪从将军府出来之后,问路上的行人,终于找到了太傅府。

看门的两个小厮看到夏橙溪,“姑娘你找谁?”

叶子走上前去,“两位小哥,我们小姐相见一下你们家的小姐,他们是旧识!”

太傅府的小厮并没有犹豫很听话的就进府里禀报了。

苏妙青夏橙溪小说名字叫做《落花红冷》,这里提供苏妙青夏橙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落花红冷小说精选:进去不过半盏茶的时间,苏妙青便随着小厮出了来,“你说是哪位小姐是我的旧识?”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公主竟然出宫到太傅府找她,所以她都没有想到他处去。结果当夏橙溪喊了一声,“妙青”苏妙青这才反应过来,是公主驾到。“溪儿,你怎么来了?”苏妙青连忙拉着她的手,把她往自己的府里牵,经过两个小厮的时候,“以后你们看清楚了,只要是这位小姐,来了府里直接请进府,明白吗?”待两位小厮点了点头,才了走进去。“妙青你被拉我了,我这次来找你是想让你陪…

季风启夏橙溪小说名字叫做《落花红冷》,这里提供季风启夏橙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落花红冷小说精选:皇后见她开口答应了,才放下心。现在宫里的局势也来越紧张了,她一定要把她的女儿给保护的好好的,虽然到最后她也不一定会在自己的身边,但是她还是要好好的保护她。她没有了丈夫,只有女儿了,她说什么也要好好的看着,不能出了任何闪失。皇上也不见得有那么可靠!皇后和夏橙溪聊了好一会之后,想着女儿舟居劳顿,所以就让她早些歇息,明日一早再过去给她请安。夏橙溪将无名大师给她的锦囊放好之后,就睡下了,让任何人都不得来打扰她。夏橙溪从护…

查看更多目录

目录

已完成
查看更多目录

介绍


...

推荐指数:10分

开始阅读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

更多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