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世纪书城
大家都在看
邻居的 小嫂子 小哑巴 爱的 分手妻约 笑傲华夏 阳间鬼妻
乡野佳人 老王退休的幸福生活 流氓小神医 江小鱼 水心沙 村中暖阳 夜夜有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一蟒情深
一蟒情深

一蟒情深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1-12 16:03:13

作者:薄山散人

来源:hs13

评分:10分

简述:爱一个人就和他在一起吧,不论在哪里...

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小奴在!”铃铛儿在外面遥遥地磕了个头,强忍着哭声道:“笑爷行个好!铃铛儿心里难受,不进去了!”

“我的……我的好敏儿!”陈蟒道。他乐得笑容绷也绷不住,两手握了拳又放开,居然手足无措起来,“这样大的事体,你咋不告诉我?”

只见清水碧波上飘着一个鹅黄的汗巾子儿、杨柳绿堤边落下一双大红的小弓鞋儿。可叹这窈窕的裙钗、痴心的女子、多情的娇娃,一缕香魂赋予了江波坠月、唱夜乌栖。

老天,我是个婊子养的小妇儿,生来就是个娼妓,最污浊不过个肉体凡胎,这河水能否将俺洗得净些儿?

笑拐生刺凉凉地偏过头去,“咱这破布口袋一样的残躯,你说咋还会有人想要呢?”

“雷电为我鸣不平,暴雨难洗心头恨!如今是断了柔肠、灭了心灯、碎了瑶琴、绝了知音。千休万休今全休,无垠江波寄此身……”

笑拐生讲话已是十分费力了,却强撑着叹道:“如今这世道,好比泥潭。安生待着死得倒慢些;越是折腾,便沉得越快。我生于东南、落拓西北、闯荡京畿,南来北往、奔波不休。又有佳人常伴、贵人提携,倒也不枉这世上走一遭……咳咳……”

有那不甘心的跟着他,听见他哼的是:叶下亭皋蕙草残,登楼极目起长叹;蓟门霜落青山远,榆塞秋高白露寒。

“求姐姐再给弟弟刮一回脸……”

她往河上的一架小拱桥上一站,拨弄了两下弦子,张口唱起来:“夜深深出绣帷江边飞奔,小冬梅暗报信天坍地昏。仓惶中逃婚出家门,风雨中回望怨恨深!”

笑拐生身负重伤,闷声不响地回到漪翠轩里头。惊得梅妈妈并一众姑娘们炸开了锅,忙得团团转,只见那一盆盆的血水从房里往外端,直叫人触目心惊。

那茶肆里贩药材的东家久久听不到唱曲儿声,便遣长随出去查看。那长随一瞧,急慌慌地跑回来喊道:“东家!不好!人跳了河啦!”

“好了,”田麻子清清喉咙,拿起一旁的水囊灌下一口,“这事儿就这么一出儿,没下回了!诸位明公赏脸给点赏嘞!”

黑衣汉子道:‘给殿下看的自然是大鱼。’说罢便将身后竹篓里的一个连汁儿带血的圆东西骨碌骨碌抖落出来。

一旁茶肆里有个要去山东贩药材的商人正喝茶,他那长随听见有人唱曲儿,兴兴头头道:“东家,你听!有人唱《荆钗记》哩!”

“咳咳,铃铛儿……”后头一个喑哑的男声,好似被割破了喉咙管,丝丝地往外漏气,再禁不得高声。

“你这没良心的白眼狼!”梅妈妈骂道,“我这楼子里没人怕你连累!你不好好待在此处养伤,倒要去哪里?”

“真、真个儿?真……”

3.万里封侯,八珍鼎食,何如故乡。《沁园春》刘基

铃铛儿跪下冲他磕了三个头来,摇头道:“承蒙侯爷抬爱,铃铛儿万万不敢高攀。铃铛儿不识抬举、心高气傲,不肯受主母拿捏。”

查看更多目录

目录

连载中
查看更多目录

介绍


...

推荐指数:10分

开始阅读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

更多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