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世纪书城
大家都在看
山村韵事 惜水 我的美女邻居 温柔背后 大学门 杨建新 养父
然后 深秋依旧 彭峰柳秋月小说 乡村乱情 林芳和傻子小叔 修仙 锁宫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合租旧事
合租旧事

合租旧事

分类:仙侠小说

时间:2020-12-31 14:44:51

作者:灯火下

来源:掌中云

评分:10分

简述:

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不知道哪时起,我开始变的只讲现在不念以前,是岁月改变了我的本真,还是人性的本质就是薄凉!追忆那段荒诞岁月里的爱恨情仇,侃一侃我曾经用生命去维系的哪些人,哪些奇葩站在车站旅馆内的床前,我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穿上,于叶蠕动着嘴唇,目光中透露着绝望的神色瞪着我:“顾小枫,你所谓的爱情价值,就是背着现女友来跟前女友开房,对吗?”。

时间随着风雪中流逝,不知何时我的身边来了一位女人,详细点儿说应该是一个穿着浅褐色呢子外套,脚下踩着同色毛绒雪地靴,留着黑色垂肩长发的女人,撑着一把蕾丝花边伞具,在洁白的雪地中,勾勒出无法描述的唯美,唯独的小缺陷,即是她带着口罩的原因,我并看不清她的容貌,也是否跟她的气质相匹合。

其实这个女人给我的第一感觉是比较模糊的,因为夜间从始至终她都戴着口罩的原因,所以我也一直没有看清这个女人的长相,并不会给我留下太深刻的影响,但如果此时过去的话,说不定就能一睹她容颜的丑与美了,不可能此时还戴着口罩就也太说不过去了!

……

我不想让自己无聊时的神经姿态被别人看见,于是赶紧将引擎盖表面上的那个“笑脸”给擦掉,随即有些尴尬的看着她,脸上不自然的笑了笑说道:“你的车吗……?”

人生不如意或十有八九,生活在这个万千尘埃编织的世界里,每天都不缺乏欢喜或者忧愁,而让我感到苦脑是,自己仅仅不过只是开了个房间跟前女友叙叙人生、聊聊感悟,却莫名其妙的被现女友给当场抓了“奸”。

夜,逐渐开始变得迷离,此时已经是凌晨的一点多钟,我静静的抽着手中的玉溪香烟,而外面那场大雪如搓绵扯絮般没有丝毫停止的趋势,一阵寒风带着咆哮的姿态刮走阳台盆栽中的枯木,我的脑海中不自觉开始断断续续出现一幅画面,一个柔弱的身姿屹立在风雪之中,孤独而落寞的背影。

话音刚落,思绪一片混乱的我便直接挂断了电话,对于我来说于叶的事情就已经够让我头昏脑胀的了,如今还要让我来趟这个浑水,没有出租车从业资格等系列证件,万一途中再被交警给抓个正着,这冤大头我做的得多亏。

“那太好了!”女人似乎在确定完我的身份之后,情绪有些难以抑制的小兴奋,等了片刻才平复情绪,又继续对我说道:“我正在西湖景区雷峰塔下的这条道路上,车子突然间熄火儿了,A4轿车、本地牌照……外面的风雪好大,这里连一个人影都没看到,麻烦请你快一点儿来带我离开这个地方吧,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的!”

“我知道!”女人将带来的行李箱打开,开始从里面取出一些生活必需品,以及自带的一些带着卡通图案的毛毯跟床单,而我却多少嗤之以鼻,因为单从她表面形态来看,绝对属于那种孤傲的类型,却没想到私下也怀揣着一颗少女般的心态?

女人说话的语气让我有些不太爽,但还是懒得跟她计较,半开玩笑的撇了撇嘴说道:“我本来的确没有过来的打算,那我现在还用走的吗?”

前后折腾到清晨四点多钟的时候,我终于难得休闲了下来,给自己点燃上一根提神的香烟依靠在卧室的门框边,问道:“房子还算满意吗?”

我抬头看了看车窗外的雪花,而脚下的油门却并没有松弛的迹象,习惯性的对他说着脏话,道:“放你大爷的屁,我他妈现在正准备去养老院做义工,好为自己的来生多积点儿功德,争取下辈子投胎也做个富二代,这样以后你出门就可以很扬眉吐气的跟别人说你爹曾经是个富二代了……”

回想着自己曾经因为关城吃过的亏,我当即习惯性的说起脏话来:“跟谁达成共识的事儿,你他妈爱找谁找谁去……老子没那个闲心跟着别人后面擦屁股!”

于叶的情绪有些激动:“顾小枫,事态都发生到了这种地步,而你却还满口狡辩,是个男人就应该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担当,难道非得让我亲眼看到你们在床上拨云撩雨……这样才能算是人赃俱获?”

我轻轻吸了口烟,说道:“其实这套房子虽然空置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每隔一礼拜老徐都会准时过来打扫房间、保持房间的通风,卫生方面绝对没得可挑剔的地方,只是房子里的家具设施等难免有些陈旧,不过老徐的老婆很贴心的准备了崭新的被子等生活用品,基本上根本不需要多带其他的生活用品即可入住……而且像你这么晚过来,夜里马上就可以住下了,挺方便温馨的!”

女人修长的睫毛颤动了几下,终于将她的目光从引擎盖上的那个“笑脸”转移到了我的身上,但却始终沉默不语,似乎是在告示我,她对于我在她车上乱画的行为很不满意。

我租住的房子离西湖风景区不算太远,即便道路上已经被积雪堆满,还是在三十多分钟后安全抵达了电话之中女子对我说过的那个方位,也的确在茫茫白凯的世界中一眼发现了那辆停靠在道路边缘的杭州牌照A4轿车,只是由于停放时间太久的缘故,车身表面堆满了积雪,但车身侧面隐约中浮现的艳红,似乎是它不安于命运的宣泄。

这苦中作乐的方法,是我跟于叶的妹妹学的,她叫晴雨,目前就读在siva(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表演艺术学院,长着一张浑然天成跟于叶极其相似的脸蛋儿,她们是一对连亲生爹妈都会时常分辨不清的双胞胎姐妹,不过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相比较形同陌路的于叶,我倒挺喜欢跟晴雨那丫头一起不带任何思想包袱的扯扯嘴皮。

“放!”

实际上分手的淡漠,倒不是能证明我面对分手时的心理承受能力有多坚韧,而是有些缘分早已走到了尽头,握的太紧反而会更痛!在跟于叶分手之前的这近半年时间里,我们的关系早已变了质,虽然会同躺在一张床上,激烈地做着生理需求的事情,但当那声发泄的嘶吼叫完之后,一切又将归于平静,她刷她的朋友圈,我抽我的香烟打着游戏,说是男女朋友关系,却更像是pao友……似乎我早已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分手对我而言才没那么明显的痛苦。

查看更多目录

目录

连载中
查看更多目录

介绍

不知道哪时起,我开始变的只讲现在不念以前,是岁月改变了我的本真,还是人性的本质就是薄凉!追忆那段荒诞岁月里的爱恨情仇,侃一侃我曾经用生命去维系的哪些人,哪些奇葩站在车站旅馆内的床前,我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穿上,于叶蠕动着嘴唇,目光中透露着绝望的神色瞪着我:“顾小枫,你所谓的爱情价值,就是背着现女友来跟前女友开房,对吗?”。
不知道哪时起,我开始变的只讲现在不念以前,是岁月改变了我的本真,还是人性的本质就是薄凉!追忆那段荒诞岁月里的爱恨情仇,侃一侃我曾经用生命去维系的哪些人,哪些奇葩站在车站旅馆内的床前,我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穿上,于叶蠕动着嘴唇,目光中透露着绝望的神色瞪着我:“顾小枫,你所谓的爱情价值,就是背着现女友来跟前女友开房,对吗?”。...

推荐指数:10分

开始阅读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

更多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