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世纪书城
大家都在看
浮花浪蕊 心墙 吸血萌宝盗墓妃  菊花 魔域 叶臣
你在微笑,我却哭了 婚外燃情 林曼曼  壹夜成名 无双医王 天一生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灵异 > 我当白派那几年
我当白派那几年

我当白派那几年

分类:恐怖灵异

时间:2021-02-25 12:08:30

作者:晓星扬

来源:bjkgjlu

评分:10分

简述:

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少年迷茫,自由没有家长,斩妖降鬼,高兴、奇异、冒险于一身......... 我们当白色派那几年最近章阅读下载-爱阅小说网站还记得在我六岁的时候,那一天特别清楚,怎么忘都忘不掉,因为那是父母不见的前一天傍晚。当时,父母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小山坡上除草,而我在他们不远的一个天野里玩耍。当时我正在和我家的大黄狗玩耍,突然大黄狗就狂吠了起来,我也被吓了一跳。我四处一望,没人啊?接着就不知道什么了,听大伯说,当时他正在和父母说话,天也完全黑了下来,父母回到家后,就看

  到了正11:55的时候,大伯的头上也出现了几个汗珠,那个中年人还在睡,大伯叫我去叫醒他,我就说道:“为什么要叫醒他呢?待会儿少一分尖叫不是更好吗?”“你不懂,鬼最喜欢攻击睡觉的人,如果你不想他死,就去把他叫醒,”“哦”我走到沙发一旁,推了推他,他一下子就坐起来了,还问我鬼抓到了没有。我当时是真的想抽他了,但是我忍住了。到了十二点正的时候,房间顺势又下降了一些温度,压得我有点踹不过气,突然,房子周围出现了一点哭声,反正很凄凉,而且有点像环绕音.....我当时心都凉了,窗帘一下就被什么拉开了一样,阴森的月光照在客厅,我腿都软了,一看旁边的中年人,已经被吓晕了,突然间觉得自己心理承受能力不是一般的强。我站起来,飞速一般的冲向卫生间。(在这里给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往卫生间礼跑,一般来说女厕所是至阴之地,男厕所则是至阳之地,而中年人是个男性,所以他家的厕所是至阳之地,而鬼是属阴的,不能与阳融合)那还顾得上什么中年人,跑到为卫生间,我故意把门留了一个缝,以便于等会儿偷看。我紧张的看着外面,只看见大伯一个人在那里挥舞着桃木剑,然后突然眼睛看到的就只有一片红色,一片红色......为什么呢?这时突然传来大伯的话:“小心,小林,红眼女鬼,正在门缝那里看着你!!!”我的心顿时成了冰箱......然后就是一阵眩晕.....第二天起来已经是大亮了。还是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味道,这种感觉好像死后逃生的感觉。大伯在一旁抽着旱烟,看到我醒来,变关切的问道:“小林,好些了吗?”想起昨晚那件事情我就心有余悸,把被子一缩,警惕的看看着大伯:“你该不会是那个红眼女鬼变的吧?”“傻孩子,我是你大伯!”看见是我大伯,我也松了一口气,。但一想起昨晚那件事,我就想杀了那只女鬼,他娘的,长得那么寒颤,还对着我看得那么久......但是我还是关心我是怎么活过来的,大伯仿佛看出来了:“我当时一看见门是敞着的,便知道不妙,于是就把桃木剑刺了过来,可是,居然刺空了,顿时就明白了,”“明白什么了”“原来那是幻术”“幻术是什么呢?”“所谓幻术,就是鬼用来迷惑人的幻觉”“哦”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幸好我当时没给你开冥途,否则我估计你今天是起不来的”“什么是冥途呢?””就是给你开了以后,你能看见鬼怪”“哦”我还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大伯又对我说:“今晚我们还要去那里灭鬼,一般鬼都会杀人的前一天用幻术,所以今天晚上鬼就要杀那个个中年人了,小林啊,你也该练练胆子了,做事猥琐可不能成就大事业啊!”“知道的,放心吧,大伯”说完,大伯就出门了,我一把拉住大伯:“大伯,还有~饭吗?”“呵呵,我就知道你这小子会很饿的,饭在锅里,自己起来热一下”“恩!”等大伯走后我就想起了一件事情,为什么我明明没开冥途,也能看见鬼呢?还是不想了,想想就吓人(原来当时那只鬼的脸跟我的脸就只隔着一张门板的距离,我靠!)又想起了马上既就要高考的事情,唉,真的悲哀啊!大伯找我讨论过这件事情,他问我是不是真的想上大学,我异常坚定的说了嗯。他也没说什么,只是说也应该出去见见世面,总不能一辈子呆在着小山村吧!其实我觉得大伯也挺可怜的,不知道犯了什么缺,伯母早就走了,若不是我在这里陪他,他也就是一个孤苦伶仃的老头子了啊!我一定要考上一个好大学,努力挣钱,让大伯安享晚年。想到今天晚上还要去灭鬼的事情,我有起来开始画符工作了。拿出大伯的《上古五千符》,记得这本书可是有点历史了,几年前,他就说这时是他师父的师父记载的书,我原本还没怎么在意,原来不相信有鬼,所以就觉得这是一本废书,但是经厉了昨晚的事情我就改变了我的想法。翻开书的第一页,我差点就惊叫了起来!“啊”第一页居然写着:张林小朋友,不要翻开这本哦,这是你长大才能看的!我开始还不信,又翻开第二页,我都想哭了,上面有写着:不是叫你不要翻吗!?我差点就哭出来了,嘴里就吐出两个字:~高人啊~!!看来大伯的师傅的师傅的确是个牛逼者啊!于是就圣神的将这本书放到书架上,看都不敢看一眼了、还是花我最基础的符吧!三下五除二,就画了15张符,要说起这画符,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要一气呵成,否则就会失败,我画符还是挺快的,并且还挺流畅,怎么也算个高手了吧?(只是针对这一种符?)不知道我的上午是怎么度过的,怎么过的这么快,原来我睡到了11:00!难不怪过得这么快!大伯终于回来了,还带回一大堆桃木枝,我就奇怪了,大伯为什么要用桃木枝呢?“大伯,你干嘛要用桃木枝呢?”“今天晚上专门为你准备的,如果鬼来攻击你,就用桃木剑攻击它,我等会儿给你弄成剑状。”“恩,谢谢大伯”大伯对我真的太好了,记得小时候上四年级的时候,一小伙子问我抢钱,我没有,他就打我,这时大伯看见了我,拿起一块板砖就拍了过去,把那小子拍的头破血流,为这件事情他还住了一阵子拘留所,可是他却一点儿也不后悔。我小时候很调皮,老是给大伯惹一些祸,他却从来不会生气,从来不会怪我,从来都是向着我,小时候不懂事,以为这是理所应当的,直到长大了以后,才知道他不是我的父亲。

  还记得在我六岁的时候,那一天特别清楚,怎么忘都忘不掉,因为那是父母不见的前一天傍晚。当时,父母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小山坡上除草,而我在他们不远的一个天野里玩耍。当时我正在和我家的大黄狗玩耍,突然大黄狗就狂吠了起来,我也被吓了一跳。我四处一望,没人啊?接着就不知道什么了,听大伯说,当时他正在和父母说话,天也完全黑了下来,父母回到家后,就看不到我的人了,就忙去问大伯,大伯也就借着月光找起我来了,然后就在一口井旁发现了我,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原来当时我正这井口旁边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他抱起我就往家赶去......每次说到这里,他也就不说话了,次数多了我也就没在意了。那件事情里现在也有十一年了,我却历历在目,我现在的我也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了,平时没事就帮帮大伯做家务,他却从来不让我靠近那口井,我也没怎么在意。大伯也是个好人,每次人家请他驱鬼做法,他都不收一分钱,我却从来没有见过鬼,于是也就不怎么相信那玩意儿,毕竟现在是二十一世纪科学时代。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依旧在家看电视,大伯教我画过符,我平时没事就帮他画两张。突然就有一个中年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看见了我便说道:“小兄弟,请问张道人在这里吗?”“哦,找我大伯啊,他今天上山种田去了”“那小兄弟叫什么名字?”这时我心里一想:他居然打听我?莫非是想敲诈?勒索?抢劫?不过也不像啊,一身阿迪达斯,怎么看也不想敲诈啊?于是便说道:“我叫张林,你有什么就告诉我,我转告给我大伯,”“哦,是这样的,我家最近出现了有些事情,请你告诉张道人,叫他晚上带上家伙到我家来,这是我的名片”说完把名片往桌子上一扔,注意,是扔。我心想:不就是有钱吗?叼什么叼?靠!虽然是这样,但是我也只是心里想想,不敢说出来,免得大伯说我。说实话,我对鬼这玩意儿挺感兴趣的,只是大伯每次去给人捉鬼都不带上我,所以我就不相信世界上有鬼。过了一会儿,大伯回来了,我就把这件事情给大伯说了,他嘴角闪过一丝笑意:“小林,你不是不相信有鬼吗?今晚就带上你去,哼哼”我一听也是高兴啊,毕竟今晚就可以见到传说中的鬼了。我没说什么,只是跑到大伯房间画符,说起画符,还挺有讲究的,首先必须准备好朱砂和黄纸,黄纸必须要用黑狗血泡过的,拿去晾干才有用。我一口气画了十张,全部都是攻击类的黄符。到了晚上7:00,大伯叫我可以走了,我看见大伯居然还穿的道袍,装备挺齐啊,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大伯,给我穿一下吧,反正不会给你弄坏的”“胡说,你怎么能穿呢,这是修道之人才能穿的,你没有修道,穿了会折寿的,你还穿吗?”“啊,我不穿,您慢慢穿吧....”我心里一想,好险啊,幸好这只是折寿,那万一遇到个大家伙,那我的美好青春不就完了?以后千万不碰大伯的东西了!!在山上走了好久,才看见一座房子,我靠,这....也太大了吧!待会儿进去肯定会有很多佣人争着给我换拖鞋呢!哈哈!敲了敲门,一个人就出来开了门,看见我和大伯,才笑眯眯的叫请进。结果大失所望,一个佣人都没有!中年人好像看出我的心思了一样,说道:“这几天房子周围出现了一些怪声,开始我们没怎么在意,结果越吵越大,后来听出来才是一个女人的哭声,我们就请警察来断案,愣是没查出个结果,那些佣人早就跑了,原本我也想走了,可是这是我唯一的资产了啊,于是还望张道人给我指点迷津”我心里一想:嘴上说的听甜,心里肯定不怎么样吧?大伯说:“放心,我一定会给你赶跑鬼的”“对了,还要准备什么吗?”我想都没想:“当然是钱嘛!”这时大伯瞥了我一眼便说道:“不用我已经都准备好了”我心里真挺伟大伯感到不公,人家请他来拼命,他却什么也不说,只是说:“积德”。过了一会儿,已经10.30了,大伯对我说:“我现在要布坛,你等会儿如果听到有什么不对就赶快往卫生间跑”我点了点头,一看那个人,居然倒在沙发上睡了起来,真睡得着,好像这么一大摊事情与他无关似的,待会要是真有鬼,肯定先弄死你!啪!我给了自己一耳光,我到底在想什么啊?等大伯布完坛已经十一点50了,又过了几分钟,我就感觉到房间了的温度突然寒冷起来,不。应该是阴冷。再一看旁边的那个人,我操,居然还在睡,真是脑残啊!

查看更多目录

目录

完结
查看更多目录

介绍

少年迷茫,自由没有家长,斩妖降鬼,高兴、奇异、冒险于一身......... 我们当白色派那几年最近章阅读下载-爱阅小说网站还记得在我六岁的时候,那一天特别清楚,怎么忘都忘不掉,因为那是父母不见的前一天傍晚。当时,父母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小山坡上除草,而我在他们不远的一个天野里玩耍。当时我正在和我家的大黄狗玩耍,突然大黄狗就狂吠了起来,我也被吓了一跳。我四处一望,没人啊?接着就不知道什么了,听大伯说,当时他正在和父母说话,天也完全黑了下来,父母回到家后,就看
少年迷茫,自由没有家长,斩妖降鬼,高兴、奇异、冒险于一身......... 我们当白色派那几年最近章阅读下载-爱阅小说网站还记得在我六岁的时候,那一天特别清楚,怎么忘都忘不掉,因为那是父母不见的前一天傍晚。当时,父母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小山坡上除草,而我在他们不远的一个天野里玩耍。当时我正在和我家的大黄狗玩耍,突然大黄狗就狂吠了起来,我也被吓了一跳。我四处一望,没人啊?接着就不知道什么了,听大伯说,当时他正在和父母说话,天也完全黑了下来,父母回到家后,就看...

推荐指数:10分

开始阅读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

更多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