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世纪书城
大家都在看
恋海 羞羞 熟妇 异能高手在都市  lol 哈利波特
落落清欢 完美晴雨 车上 民工 猎魔人 男女本色故事 战龙帝皇诀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御剑上上天
御剑上上天

御剑上上天

分类:仙侠小说

时间:2021-05-06 11:01:51

作者:著衣持钵

来源:bjkgjlu

评分:10分

简述:

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王东,男,9岁,刘家村东第四家老小,家庭成员,爹地地,娘亲,奶奶,哥,姐,喜欢村长孙女春妮儿,不喜欢张屠夫家张二小,擅长爬树,害怕爹地地,无不良癖好,发育正常牙齿口整齐。  9岁后 御剑上上刘家村东头第四家姓王,家里有王老婆子,王铁匠,王大娘子,王大哥儿,王二姐儿,还有王小三。。

  王小三却是从那仙人收了法诀愣到现在,周身一切似乎都没入他耳,细看他眼中却有一道道玄妙波纹闪过,你道为何?且听下回分解。

  回乡路上不慎遇到强人,给从山崖上推了下去,脚跌坏了,偏偏没能及时医治,从此就跛了。孙秀才念书不少,人不免就有些迂,再加上上了岁数,这群半大孩子也不知怎的,也喜欢逗他,翻进他家院子偷个吃的,把书乱摆一气,在门上搁桶水,总之净是些捣蛋事儿。孙秀才也不生气,只揪着闯祸小子板着脸好一顿说,那满口的之乎者也让人头大的不行,如此大家就说他迂,又忍不住逗他,也不知这是怎样的光景。

  正打的起劲儿,远远跑来个大娘,喊道:“三子!三子!王小三!不得了啦!你娘从河里捞了个仙人呐!”

  王家一双儿女却是要哭不哭的样子,毕竟修仙一途坎坷,却是要斩断亲缘离家远行。待修成归来,却不知父母亲朋是否安好,尚在人间,因而这番情态也是令人心中微酸。

  王小三自那仙人试诀测他灵根后,一直一动不动,外人只当这孩子年纪小,受了打击一时承受不住。可在王小三眼里,随着一股暖流包围全身,他隐隐约约似乎看见了天空飘来几个字儿,待要细看,却是如何都挪不开眼了,只得跟着那字儿上下摇摆。说来也怪,那字像字却不是字,好像活的一般,一句句连成行。王三小虽然没念过书,到底是在扒孙秀才家墙头的时候见过码在桌上竹简上的豆腐块,看着就跟这很像。人有时候也挺有意思的,好比那公鸡不会下蛋,越办不到的事儿他越是要干。放在王小三这里,越是不认得的字他越是要弄懂,便使劲儿盯着看,这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就好似被这字儿吸住了,拔不开眼儿。虽不认得,却挡不住王小三机灵,愣是把这字形生生记在了脑子里。

  那王婆子仍坐在地上呼天抢地,那架势真真是在拼命,好似受了多大委屈,也不知是在嚎平时最疼爱的小三子,还是在嚎自己没那个仙缘。王铁匠向来是个粗人,此时却悄悄握了自家娘子的手,时人向来内敛,便是夫妻之间也不好随意做些亲密动作,王大娘子一张脸红的不得了,低声对王大郎说:“我舍不得你哩。”王铁匠笑的更开,紧了紧握着王娘子的手。那王婆子见儿子只顾着媳妇,也不嚎了,麻利的起身,脱了鞋便丢王大娘子:“你个扫把星,杵着作甚,还想修仙,要不是你将三儿生晚了,何至于他不能随着仙人去修仙,去做饭,不长眼珠。”王大娘子慌忙挣了王大郎的手,拢了拢头发去厨房去了。

  王小三这一番经历,到底使他性格有了些改变,不过到底是个孩子,大多时候有什么也是写在脸上的。就好比现在,那张家二小就带着一群半大孩子堵了他的路,兄姐离家,很多活儿王小三也得担起来了,再长个几岁也能随他爹学打铁了,现在却是背个破筐准备上山捡点蘑菇。那张二小也是轻狂,揪着王小三的袖子不让他走,嘴里笑道:“怎的你兄弟姐姐都去修仙了,独独留你一个?我说什么来着,歹竹出好笋呢,却不想你是个长坏了的,仙人不要你哩。”说着一群小子哄堂大笑,也是年纪小不经事儿,那王小三的兄姐可是修仙去了,要是知道这么欺负他们兄弟,区区凡人,修仙之人也是不放在眼里的。

  王小三对着孙秀才说:“谢谢孙先生。”那孙秀才却是盯着王小三上下看了好一阵子,直盯得王小三毛毛的,又不知道这个一向迂的孙秀才要干什么,正胡思乱想呢,却是孙秀才先开了口:“你想认字吗。”王小三有些迷糊:“我做不成状元的,我爹说过年要教我打铁,我做不来学问。”孙秀才摇摇头道:“状元?呵。认字是认字,做学问是做学问,你只说你要不要学。”王小三想着过年要跟着爹在铁匠铺子做活,哪有时间学甚认字,刚想一口回绝,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那天在天上看到的不认得的字,心里产生了一种有些玄妙的想法,想知道这些字怎么念,说的是什么。这想法来的奇怪,无缘无故就从他心底升起,好似扎了根,不能实现却是不罢休的。这就是我们平时说的福至心灵罢了。

  王老婆子上前一步,叫到:“仙人,她一个上了岁数的女人如何修得仙,你看我家三儿,他可是顶顶机灵的。”说罢扯着王小三的领子让他对着仙人。仙人皱了皱眉,掐个法诀,王小三只觉浑身热流涌动,好像泡在温水中舒适,腮帮子的肿痛似也消失了,正飘飘欲仙的以为自己要飞起来了,仙人一头冷水泼下:“此子并无灵根,修仙之路怕是走不通的。”王婆子登时愣在原地,似是怎么也想不到在自己心里千好万好的小孙子却是个没灵根的。

  王小三到了家门口才发现门前那块地儿早就乌泱泱的站满了人,大家都想看看仙人呐,好悬没把老王家门口踩塌了。王小三仗着个子小,在人堆里左挤右挪,愣是挤进人群中间,却不知被谁推了一把,一个趔趄,倒在一个软绵绵的物事上,待要爬起来,只听得周围一阵阵抽气声儿。他扭头一看,可不得了了,正正倒在仙人身上。那仙人周身散发着一圈柔和的光晕,身上的料子摸着又滑又凉,像村头儿那小河水似的,还是活的!王小三怔怔的抬头,却发现仙人睁着眼,正蹙着眉头看他呢!

  那仙人见她坚持,便依样在王大哥儿,王二姐儿身上施了法诀,道:“一个金火灵根,一个风木灵根,你祖上可是修仙之人,如何两个儿女如此出色,虽比不上单灵根,但也是极佳的。”二人也是经历了王小三的那番感受,待清醒之后便躲在爹娘身后。王大娘子回到并不知晓祖上渊源,那仙人叹到:“罢了,你既救我于危难之中,我便带着你这双儿女入我丛云宗走那修仙之路,也算了结了这段因果。”那王铁匠从头到尾一言不发,此时方朝仙人行那叩拜之礼,说到:“仙人大恩大德,我王家无以回报,只有为仙人立个牌位日日朝拜,我这不肖子就拜托仙人了。”那仙人一张冷脸似是抖了抖,摆摆手,却是脚下忽的腾起一柄剑,使了个诀儿,那王大哥儿,王二姐儿却是眨眼到了那剑上。众村民无不惊呼,感叹真不愧是仙家术法,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张二小犹豫了下,他倒不是怕张秀才,只是娘说要送他去县城上学,怕他大字不识跟不上县学的课,想先请孙秀才教教他。毕竟有求于人,若是此时不给孙秀才面子,说不得到时候会被报复呢!他却是不愿意得罪孙秀才的,只能对着王小三恶狠狠的放话:“你给我等着。”扭头带着一帮小子走了。

  那王老婆子啐了啐,看了看在院子里发愣的王小三,想着仙人说的他没灵根,道是莫不是这个孙子没福分?却是个惜命的,不肯分薄了自己的福分给孙子,也不像往常搂着叫心肝肉,直叫自己心口痛回屋躺着,让儿媳伺候。

  可不是人人都如王小三般机灵,那田家的小子,却是个直肠子,当即说道:“张二你作甚么要把人比作狗。”张二小气了,叫到:“好啊你个田二,刘家村的小子们向来听我调遣,你这跟我唱对台分明是要造反。”当下一个拳头就朝着田家小子去了,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开始小子们还拉架,可不知谁先开始的,大家你一拳我一拳都战到了一处,打的是难舍难分。

  那仙人朝王大娘子拱拱手,一摆袖子,便载着王铁匠一双儿女远去了。此时村民们才敢大声说话,纷纷议论王家不知走了何等****运捞到这种好处,再就是王大娘子竟是个有仙缘的,换做自己,可不管那王婆子怎么撒泼打滚,都要修仙去的,不为长生,谁不愿活的久一点呢。不过那王家小三子,平日看着倒是机灵,谁想到竟是个没福气的,仙人说没灵根,岂不是这小三子没甚好福缘。于是边走边闲话,渐渐散去。

  那孙秀才回屋,在院里石凳上坐了一会儿,待天近晌午,似是回过神来,匆匆进屋,从书橱里拿出了个盒子,手里掐个诀,盒子吧嗒一声开了。孙秀才蹙着眉盯着盒子里的东西,不知在想些什么。孙秀才是何人,盒子里又是什么,卖个关子,下回再说。

  王小三现在在哪呢,他早就趁着他爹往前面铁匠铺走的时候溜出去了,现在正和村儿里一群半大小子围着条老黄狗乐呢。你道为何乐,这老黄狗却是个瘸的,不知被哪个丧良心的折了后腿,此时正一瘸一拐的往前挪。半大孩子里必然有个领头的,正是村里张屠户的二小子,他像他爹,又高又壮,大概是吃的好,愣是比同龄人高出半个头,自然成了老大。张二小指着那老黄狗笑道:“你们瞧这老狗,像不像那老古板孙秀才。”王小三虽然被家里人惯坏了,但岁数不大心里却自有一套章法,此刻心里想到:我也看不大上那迂的不行的孙秀才,成天把之乎者也挂在嘴边,酸的不行,但张二小把好好个人比成狗,也忒不地道了。到底是心里想想却没说出口,盖因那张二小长的高壮,万一打起来还是自己吃亏。

  清晨,伴随着第一缕阳光,坐落在大山深处的刘家村苏醒了。女人们早起做饭,阵阵炊烟升起,男人们吃饱饭都带着炊饼下地干活,小孩子则在村里奔跑嬉戏,村妇洗衣,闲汉东游西逛。

  等他全部记完,这字儿就像来时那般,刷的一下全散了。王小三愣了愣神,只记得自己出门时是上午,现在却站在自家院子里,面对着那残阳西斜,也不知盯着那字儿为何花费了这些时光。拍拍脑门儿,听见爹在前院铺子里叮当敲打,娘在灶下蒸煮,方后知后觉想起哥哥姐姐被仙人带去修仙哩,自己却是没那个福气。到底年纪小,还是红了眼眶,也不知该去哪,闷闷不乐的坐在墙下拿着树枝抠地。王大娘子从厨房探出头,看见王小三坐在墙根下不知抠些什么,也是一叹气,心里也有些埋怨自己没将小儿子生的有灵根。却不知这世上,一饮一啄皆有定数,万生万物自有因果,没灵根也不一定是坏事。

  于是他回到:“孙先生,我想学的,可我明年要跟着我爹干活,怕是没时间学。”孙秀才似是站的有些累了,他毕竟跛了脚,此时有些晃,王小三却是个有眼珠的,上前一步搀住孙秀才,让他能靠着自己。二人慢悠悠的下山,边走边说。说来也怪,他刚才碰着孙秀才的时候似是被什么扎了一下,麻酥酥的。要是王小三在现在,他会说,哦,这个玩意儿,他叫静电啊。但是那个时候,他就是觉得自己被扎了一下。孙秀才边走边说:“不拘明年,从明天开始你便来找我,告诉你爹娘,你是来找我习字的,这一年你多少也能将常用字学的差不多了,只要写信时别用些圈替了就好。”王小三摸摸脑门,感觉这孙秀才今天对自己这么好,实在是有些不寻常,然而却没什么头绪,只得把他送回家,自家去了。

查看更多目录

目录

连载中
查看更多目录

介绍

王东,男,9岁,刘家村东第四家老小,家庭成员,爹地地,娘亲,奶奶,哥,姐,喜欢村长孙女春妮儿,不喜欢张屠夫家张二小,擅长爬树,害怕爹地地,无不良癖好,发育正常牙齿口整齐。  9岁后 御剑上上刘家村东头第四家姓王,家里有王老婆子,王铁匠,王大娘子,王大哥儿,王二姐儿,还有王小三。。
王东,男,9岁,刘家村东第四家老小,家庭成员,爹地地,娘亲,奶奶,哥,姐,喜欢村长孙女春妮儿,不喜欢张屠夫家张二小,擅长爬树,害怕爹地地,无不良癖好,发育正常牙齿口整齐。  9岁后 御剑上上刘家村东头第四家姓王,家里有王老婆子,王铁匠,王大娘子,王大哥儿,王二姐儿,还有王小三。。...

推荐指数:10分

开始阅读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

更多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