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世纪书城
大家都在看
神圣 江阳 妻欲 天域 天龙 大隋 城市熟妇
男女本色 消失的妻子 封尘 空间 我老婆的秘密 恋海 羞羞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落无尘
落无尘

落无尘

分类:仙侠小说

时间:2021-07-19 11:19:23

作者:梦回寒夜

来源:bjkgjlu

评分:10分

简述:

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你休要血口喷人,此等大事你又如何会知晓,若是没有琉璃矿脉,三大势力也饶不了你。”

  ……

  苏墨听到了老头后半句话,比听到老头前半句话的反应倒是要更为激烈,毕竟,这种一见面就想要收徒弟的戏码自己似乎只在故事中听闻,不过看老头认真严肃的样子,苏墨觉得应该不像是开玩笑,既然少爷能够安然到达太极道,自己成不成为老头徐怀钰的弟子,这已经不重要了,说不定这对自己来说还是一件好事呢。

  “这个少年,是个专注之人。”隐于暗处,却并不妨碍徐怀钰判断洛无尘的性格,这时苏墨也忍不住说道:“少爷从小便是如此的一个人,我还记得少爷小时候夫人便说,以后少爷可能会活的比较累,但是,他的未来却会很精彩,当初我不明白个中缘由可能是因为年纪尚小,可现在却还是不明白,是我经历的太少,还是我不开窍啊。”“一个人的未来会如何,从来便没有人能得出真正的结论,时势才能造就一个人,一个人过于专注,活得累可能是必然的,但未来活得精彩,却是难以论述的。”“那师傅你的意思是夫人错了吗?”苏墨难掩心中诧异,自己口中的夫人在寒烟阁中可是以睿智著称的啊,自己平日里最敬佩的便是夫人了,可在徐怀钰口中,却是错了一半。“对了也好,错了也罢,孰对孰错真的就那么重要吗,未来,可不是靠预判发生的,有些事,有可能是对的也是错的,没有真正发生过的事,即便是神仙,也说不准啊。”“师傅,这世上真的有神仙吗?”苏墨听到神仙二字,便一下来了兴趣,也不去争辩谁对谁错的问题了。不过这事却是真的难为了徐怀钰了,只能是胡乱扯了一通前人对于神仙的理解,到也算是蒙混过关了。

  话说这老头本来只是来兴师问罪的,对于他而言,绑上手脚将苏墨丢在这荒山野岭自己是丝毫没有负担的,不过随着走近苏墨周身,自己的一块玉佩却是忽然变得灼热了起来。这玉佩从老头师门传下来有好几代了,只是觉得材质看不透,有点像是玉类,却又有些明显的差别,老头拿到玉佩也有几十年了,从未有今日这般的反应,想到这,老头便决定好好地听着苏墨说到说到,万一和这玉佩有关联呢。

  门开后,陈平出现在了两人面前,不过此刻的陈平却显得有些狼狈,衣服的下摆碎成了破布条,手上还在流着血,脸色也显得异常的苍白,显然已经快要脱力。“陈叔,你怎么伤成这样了,爹爹呢?”“别问了,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快,苏墨,你带着无尘从地道离开,时间不多了。”“我明白了。”苏墨虽然才十九,但早年丧失双亲使得她异常的早熟,此时此刻早已经推断出来恐怕整个寒烟阁只剩下密室中的他们三人,“少爷,别问了,听陈长老的话,我们走。”“可是,爹爹……”洛无尘还未说完便被苏墨带进了地道。

  “陈平,我就知道你会回到这里,我早就对三大势力的人说过,寒烟阁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过,更何况是你,我平生最痛恨叛徒,哪怕背叛的是我落霞门的对手,只不过一直没机会对你出手,倒是你自己先忍不住对我出手了。”南宫颜嘴上虽如此,但脸上却仍然面露喜色,毕竟,少了陈平,落霞门能够拿到的好处只会多不会少。“是啊,我如今最恨的便是自己,只可惜我明白,三大势力不会容我拒绝,不过,难道你自认为仅仅凭借你们落霞门这十几人便可灭杀我?”“陈平,我倒是没看出来,整个寒烟阁最强的竟然会是你,只怪我眼拙,不过,如今你已深受重伤,一身实力十去七八,还是乖乖受死吧,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忌日。”陈平也不再多说废话,手往身边石壁上一按,密室的门顿时就在南宫颜一行人身后飞速闭合。“陈平,没用的,一切都晚了,哈哈哈。咦,你手上的是什么,都小心,不……”

  夜深了,苏墨早已熟睡,而洛无尘却忽的醒来了,他望了一眼熟睡中的苏墨,无奈地叹了口气,撕下了一小条衣服下摆,用燃尽的树枝后的木炭写下了几句话:“苏姐姐,一切因我而起,我走了,你也去找个好人家吧。”写完,大致分辨了一下方向,便含着泪离开了。

  “洛山,要怪就怪你区区一个破落门派,竟妄图独吞百里长的琉璃矿脉,殊不知,这凌波城方圆五千里,都是归三大势力管辖的,若是献上,自是大功一件,现在嘛,自然容不得寒烟阁存留了。”

  洛无尘也不费什么话,直接是将手中握得发热的玉佩送到了那人手中,若是苏墨在场的话,必定会震惊,因为这是洛无尘娘亲在洛无尘十岁生日那天送与洛无尘的礼物,现在洛无尘孤身一人,这玉佩只怕是唯一的能让他想起父母的物品了,可是,这些身外之物,比起洛无尘自己的命来说,都是小事啊。

  大道三千,三千可汇一流;俗世百态,百态难演天下。

  洛无尘见无法,知道老板无心帮忙,只得离开,继续找寻下一个去太极道的机会了。只是在洛无尘离开后不久,这家药店又迎来了两个客人,却是苏墨与徐怀钰。也不多说废话,徐怀钰直接是从怀中取出三百两银票,对着老板老泰说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将刚才那小娃子送至若水城,这三百两银票就是你的,不过,对于我俩你必须保密。”老泰一看大惊,哪怕自己去太极道的那比买卖都没这么多利润啊,这老头一出手便是这般,还好自己方才对那小孩还算客气,不然自己真怕出什么后果啊。老泰也不多想,直接一把拿过银票,拍着胸脯说道:“客官放心,小店做药材生意的最是讲究信义,那位公子必然能够安然到达若水城。”说罢,将苏墨与徐怀钰送出门,却是关上了大门,挂上了暂停生意的牌子。

  “你还想装糊涂吗,演技倒是不错,陈平,还不过来吗?”话音还未落,寒山便只觉心口一痛,胸前冒出一截带血的剑尖,一股无力感瞬间汹涌而来。只见被称作陈平的中年男子脚尖一点,飞过两个掌门之间激烈的战圈,轻飘飘地站在了南宫颜的身后。

  二人跟着洛无尘,一路聊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苏墨倒是完全没有想到为什么自己好多次惊呼,洛无尘却是完全没有耳闻,心里只当是洛无尘全神贯注,没有在意,却不知这都是身旁徐怀钰的功劳,不过苏墨没注意,徐怀钰也就没有明说,当师傅嘛,总要有当师傅的样子,什么都直言不讳的说了,又怎么体现出自己的神秘与超然呢,虽然苏墨并不这样觉得。

  洛无尘是在一处桥边被老泰找到的,那是他正呆看着水下的河流,什么都不想地看着,却只觉得肩膀被人一拍,认出了老泰,听闻了老泰说要招自己入车队后,欣喜若狂,忙着连声感谢,老泰却只笑呵呵的看着他,又补充一句:“三天后,来药店门口找我。”说罢,便离开了。

  就在洛无尘赶路的时候,,却不知道,有个人,此刻正满含着泪水,跟在他身后不远处,此人,便是苏墨。苏墨有些犹豫,又有些害怕。她不敢在洛无尘离开时告诉他其实自己已经醒来了,也不敢在此时赶上洛无尘,告诉他自己会永远服侍他,她明白,洛无尘已经有了心病,自己在他身边一天,心病就会存在一天。也许,自己只能远走,走得越远越好。想到这,竟一时止不住泪水,也不再跟着洛无尘,就这么坐在林间小路旁哭了起来。

  陈平似乎并不急于离开,在密室中开始整理起自己的衣襟,不过看着自己破碎的衣服下摆,无奈地摇了摇头,也就随它了。当陈平整理完衣服后,又开始整理头发,直到没有东西可以整理后,便静静地站在密室中,开始一个人静静地发呆。

  “对于我来说,死亡也不会比少爷的安危更可怕了,我本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要不是老爷夫人,我早已是土中枯骨,名声,朋友这些东西,我还真的不是很在乎。”苏墨也不再多想,也不再多说废话,直接答应了老头徐怀钰的要求,这倒是让徐怀钰很是惊奇,这世间,除了命以外,无外乎权色名利,眼前这丫头能够这般看开,倒是让徐怀钰有些刮目相看的感觉,毕竟自己虽然说不会计较名利这些,但还是有些在乎的,只是没那么明显而已。“丫头,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了吧,我可真是对你越来越好奇了呢。”当然,自己的玉佩发热这事,徐怀钰是肯定不会说的,只是让苏墨觉得是自己的言行让眼前的老头耳目一新了。

  哭声虽细小,却穿透过片片树叶,断断续续的,传到了一个老头子耳中。

查看更多目录

目录

完结
查看更多目录

介绍


...

推荐指数:10分

开始阅读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

更多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