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世纪书城
大家都在看
金融 神圣 江阳 妻欲 天域 天龙 大隋
城市熟妇 男女本色 消失的妻子 封尘 空间 我老婆的秘密 恋海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仙剑豪侠图
仙剑豪侠图

仙剑豪侠图

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1-07-22 09:34:45

作者:riyueweimig

来源:falo

评分:10分

简述:

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虞満盯着墨玉仔细回想着刚才的梦:“怎么回事,想不起来了呢”墨玉:“啊,你说什么呢”虞満:“忘了,我好像忘了个很厉害的东西”墨玉一拍虞満的肩膀:“好了,不要想了,大师兄,醒了,我们快去看看吧”虞満:“哦,那走吧”说完站起身,墨玉就引着虞満向江平的住处走过去了,虞満走进房间,发现只有三个人虞満:“喂,你们轩辕派不会只有五个弟子吧,我第一次落到巨剑上时就这几个人”墨玉:“我们其他弟子都去山下了,万妖宫被破,逃了不少精怪”虞満点点头:“原来如此”江平看到虞満背后背着蚩天剑,立马要起身:“那是...”背后一阵剧痛让他又坐了下去,虞満:“喂,你终于醒了”江平:“你背后的剑哪来的”虞満又简易的叙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江平:“啊嘶...原来江师叔收你为徒了”虞満:“喂,你背上没事吧,之前那妖精的冰刺全都扎进去了”江平摆摆手:“没事,轩辕派的医术很好的”虞満:“没事就好,你要是死了,我可就不好过了”江平没说话又趴在了床上,虞満切了一声:“装什么酷”说完转身走出去:“墨玉,跟我走”墨玉一脸的黑线心道:“我什么时候成跟班了”不过想归想倒也跟了出去,虞満:“喂,墨玉,你知道昆仑山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墨玉:“我从小就在轩辕派长大,从来没有离开过”虞満叹了口气:“你肯定很无聊”

就在这时轩辕派的一个小弟子跑过来:“墨师兄,掌门叫你过去”墨玉:“嗯,我知道了”那弟子便跑走了,虞満:“嘿,那白胡子,事真多”墨玉:“掌门应该是有正事的”虞満:“好吧”说完两人便向练功的大殿跑过去,两人到了大殿,几位长老都坐在端坐殿上,虞満:“这几个老头真能睡”允常睁开眼:“虞満、墨玉你们来了”虞満:“喂,你有什么事啊”允常:“虞満,你师傅没有教你基本的东西,但是他又不在山中所以这几日就有你大师兄师兄带教你可愿意”虞満::“喂,你很小瞧我吗,让那面瘫教我,他被一个被一小妖打个半死”允常:“哦,那你想让谁教你啊”虞満看了看墨玉:“唉,这样吧,就让墨玉教我,这样的话虽然没有江平武功高但也不能被闷死”允常点点头

第二天,天刚亮,虞満便被墨玉叫到了几位长老的练功房,几位长老端坐殿中,虞満走进练功房,允常睁开眼,虞満叫到:“喂,老头,你干什么怎么早就叫我啊”允常:“小兄弟,你师父都交给你什么了,可以演示一遍吗”虞満想了想:“好吧,就在这吗”允常点点头,虞満:“好吧”说完抽出蚩天剑挥了几个剑花突然一阵晕眩的感觉上来,虞満立马一顿撑着剑:“啊怎么回事,好晕”允常一看虞満,指向虞満的眉心,一道金光迸出,虞満立马眼前一黑,允常手指张开在空中划出一个圈,手成剑指,一道金光闪过,虞満慢慢飘起来,允常一皱眉头:“这...难道江黎没有教虞満控制灵力,现在他身体里一点灵力都没有了”允胥在一旁问道:“那..他是怎么御剑飞来的,这到均城足有数千里之遥啊”允常看看那把蚩天剑:“可能是那把剑的事吧”允明捋着胡子:“有可能,这把蚩天剑传说在几百年前的颛顼时代的一名黄帝后人带进了万妖宫,会不会是这把剑上的蚩尤魔力在帮这个少年啊”允常摇摇头:“不可能,允定师弟已经掐算过了,这个少年应该是黄帝后人,按理说不应该是啊”说着看向另一个老头:“允定师弟,要不你再算一卦”允定一拱手:“尊掌门师兄旨”说完从怀里拿出一卷竹简,手成剑指,掐诀念咒,竹简飘在空中渐渐打开,允定一皱眉,允明:“师兄,你看到什么了”允定:“我看到这虞満被江平杀了”几个人立马都说不出话来,允常先开口道:“怎么回事,难道虞満要与轩辕派为敌吗?”几个人都无话可说了静静地看着浮在空中的虞満,虞満此时魂游太虚,身形不知前往何处,虞満看看四周的黑暗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随时准备冲出来攻击自己,虞満缓缓地向前迈出一步,脚步落下去,周围瞬间亮起,虞満发现自己站在一片水面上,一望无际的水面十分平静,虞満看向四周的水面,突然一只巨大刀恐怖的鸟飞出水面,虞満吓得猛然后退几步,那大鸟生有双翼,鳞身脊棘,头大而长,尖嘴细腮,鼻、目、耳皆小,眼眶大,眉弓高,牙齿利,前额突起,颈细腹大,尾尖长,四肢强壮,宛如一只生翅的金龙,乃是一只巨大的应龙,应龙围着虞満转圈,虞満看着应龙巨大的龙头上站着一个人,龙头俯下来到虞満身边,虞満仔细一看那应龙头顶上的人竟与自己相差无几,虞満立马后退几步与那个人保持距离,那人对着虞満没说话只是在笑,虞満打量着对方问道:“你是谁,怎么会把我带到这”那人笑着说道:“我叫虞幕,我就是你啊”虞満一顿:“不可能,你是我,我是谁啊”虞幕:“虞満,我便是你的前世之身,我是黄帝的曾孙子,颛顼的儿子,姑幕国的首领”虞満:“那你把我带到这来干什么”虞幕:“我只是想让你看看这个世界”虞満:“什么”虞幕未等虞満发问打了一个响指,突然周围变了一片景色,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这时便是天地初开之前的一片混沌,眼前飞快的聚集起一片光芒,光芒迸射开无数的灵力飘散,飘散的灵力显现出十种颜色“银白为寒,金黄为金,青绿为木,黑紫为毒,赤红为火,橙黄为土,天蓝为水,赤紫为雷,银灰为灵,墨绿为风”灵力开始充斥混沌,灵力的中央有一团巨大的光芒无比巨大,虞満在光团面前犹如一粒灰尘,时间快进,光团开始变大生长,生出人形,虞満已经被周围的场景震撼到,那巨大的人已经大到天地无法收容,巨人渐渐苏醒,巨人好像十分的愤怒,挥手变出一把斧子开始去劈天地的缝隙,不知多长时间终于容下巨人,巨人便用尽全力开始撑开天地,过了很长时间,巨人终于倒下,天开始坠落,虞満看到天掉了下来,被巨人的斧子撑住了,而那把斧子变化成了天柱,撑着天地,这便是盘古开天的故事,而这发生了数千,数万年的进程在虞満眼前看到的只是一瞬间而已。

虞満看到这便知道了蚩天剑的来历又问虞幕:“那轩辕帝使用的宝剑又在哪”虞幕没有回答好像在思考什么,虞満看着虞幕,虞幕抬起头:“对了,你想不想学剑术”虞満被问的一头雾水问道:“学什么剑术”虞幕:“我教你三招看好了”说完手一挥,手里拿着那把蚩天剑正泛着紫光,虞幕开始挥舞着蚩天剑,耍了几个简化几个剑花,开始挥舞,动作行云流水,每一下都蕴含着巨大的灵力,虞幕:“这一招是蚩天剑的剑招”说完手上的剑变了一个样子开始放着红光,这套剑法速度极快,好像数道残影:“轩辕剑的招式每一下要恰到好处万分难掌握”说完,周围突然变成碎片,虞満睁开眼睛看到墨玉站在自己一边:“啊,怎么了”看着周围脑子里的记忆瞬间被打乱,只剩下淡淡的印象完全没法触发。

虞満从商丘山下来就按约定出了虞城,按照族长说的,九黎城,传说是蚩尤战败后其阴灵不散,带领八十一精怪在九黎山破开了一个口子通往魔界,九黎山就是蚩尤的部落九黎族所在之地,被称作九黎城,里虞城足有上千里路程,虞満日夜赶路,终于在翻过一座山后看到了两山中间有一座不算大的城池,名叫“均城”作为出发后的第一座城池,虞満到这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半晚了,只能在城外住上一宿第二天才能进城,就在城外不远处是一座祭祀用山洞,虞満只能暂住一宿了,就在虞満似睡之时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虞満立马打了个哆嗦,睁开眼看向四周,山洞很浅,虞満生的篝火早已熄灭,虞満拉了拉衣服就要继续睡觉,突然一阵寒风吹过,虞満立刻睡意全无,坐起身来,看向洞外耳边传来声声的琴声悠悠荡荡,虞満走出山洞,四处张望,突然一道刺骨的寒意冲过来,立马一闪身,一道冰刺钉进岩壁中,虞満看向冰刺射来的地方,一个白面白袍的少年,以琴做弓,虚坐在空中,虞満睁大了眼睛看着那白袍人,打了个哆嗦立马钻进山洞,白袍人面无表情犹如寒冰一般,轻轻的飘过来,白袍迎风飘荡如不是环境的衬托配上冰冷的面容,貌似真有点潇洒之气,虞満蜷缩在角落里:“啊,真倒霉,怪物爷爷没看到我,没看到我”白袍人咯在洞口看到虞満缩在角落里,身形一边一双大手手指甲瞬间长长数十倍,走向虞満,虞満就感觉背后一股寒气走了过来,虞満一转头,背后的白袍人伸手过来要掐虞満的脖子,虞満一回身躲过去就想动外跑过去,白袍人一转头手张开,一张五弦琴飞过来,虞満一矮身,躲过去,一个踉跄趴在地上,白袍人接过古琴坐在供桌石台上,手里抚弄着古琴,灵力瞬间将空气凝结成冰刺,一拉琴弦打出去,虞満一翻身滚出去,白袍人又抚动琴弦打出第二发虞満立马翻身站了起来,白袍人连续打出冰刺,虞満捂住脸,等了半晌什么也没发生,面前站着一个白衣少年正是江平,手里拿着那把七星剑,泛着光芒,虞満看着江平:“喂,你好厉害,你是谁”江平看看虞満:“快离开这”说着双脚绷劲窜向白袍人,虞満:“哇,好厉害”江平七星剑闪着光芒刺向白袍人,白袍人把住五弦琴一转身向后跳出去,窜出洞,一把推倒虞満飞向空中手里不断抚动琴弦打向江平,江平走出洞挥舞着七星剑弹开冰刺,虞満差一点就被江平弹开的冰刺碎片击中,江平挥舞着七星剑,双脚用力腾空跃起,七星剑刺向白袍人,白袍人眼看江平竖起五弦琴挡住江平,江平立马被推出去,站在地上七星剑飞出去,飞向白袍人白袍人一矮身躲过去,七星剑瞬间分成无数个“万剑诀”密密麻麻的剑影围住白袍人,白袍人抚动琴弦道道冰刺击中剑影化成冰珠,白袍人立马从怀中拿出一颗珠子施展灵力,珠子四周飞出千道冰刺剑影瞬间向四周弹开,江平立马一个踉跄向后退了几步:“咳咳,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厉害”虞満立马走过来:“喂,你行不行啊”江平看向虞満:“跟我走”说着七星剑飞起来,江平一把抓住虞満飞出去,白袍人运转灵力,珠子发出寒光周围瞬间降低温度,虞満开始打起了哆嗦,江平一回身,白袍人运转灵力到那颗珠子里,瞬间珠子放出寒光瞬间飞出密密麻麻的冰刺,江平来不及躲闪冰刺已经飞过来了,江平护住虞満,虞満大叫:“啊..”一看江平挡下了冰刺:“喂,你没死吧”江平挤出几个字:“你试试”说完剑失去了灵力,开始垂直自由落体,江黎这边正在一处树林里睡觉,一边放着的蚩天剑,突然开始发着蓝光,并发出“嗡嗡嗡”的声音江黎立马一惊:“啊,怎么回事”蚩天剑上的字符发着金光,剑法着蓝光,突然蓝光一闪,字符化成金粒消失,蚩天剑飞起来,江黎立马抓住蚩天剑,蚩天剑发出剧烈的蓝光吧江黎弹开,江黎立马倒在地上,蚩天剑飞出去,虞満正在进行着自由落体,突然蓝光一闪,一把宝剑横在虞満背后,虞満背后一阵剧痛,一把抓住江平,两人慢慢落在地上,白袍人飞过来看到虞満和江平走过来,虞満半睁双眼看着白袍人,突然闪过一道蓝光蚩天剑飞出去,白袍人立马一回神,剑光一闪,白袍人瞬间飞出去,白袍人立马站起身消失了,蚩天剑飞到虞満身边,释放出蓝光,虞満顿时感觉周身暖洋洋的,虞満感觉疼痛在一点点的消失,睁开眼,蚩天剑插在面前,虞満立马爬过去拔起蚩天剑:“太好了,那个红毛的东西还好没丢”说完就要走,转身一看江平还躺在地上,虞満叹了口气踹了一脚江平:“喂,死了没有啊”江平咳嗽一声:“喂,轻一点,不然真要死了”虞満拍了拍胸脯:“还好没死”江平:“喂..喂..快带我..回..昆仑...山”虞満叹了口气:“诶,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我也救你一命吧”说着扶起江平问道:“昆仑山在哪啊”江平:“向,西走,三百里就是了”虞満:“行”说完就要走转念一想:“对了,我师父还教我用剑飞的那招呢”说完按照江黎当时的手法结果剑落在地上没飞起来,江平眯着双眼说道:“不对,你要..将灵力..送..到剑上”虞満想了想脑子里突然过了一遍江黎的那招身体下意识的将剑丢到空中,手一晃浮在空中,虞満立马爬上剑,保持感觉,但剑完全不听控制一直在转圈,虞満:“啊,怎么回事”虞満叫着,蚩天剑微微抖动,发出一阵紫色的光芒,径直向西方飞过去,虞満叫到:“哇,太棒了,我会飞了”虞満飞向远方看到一大片雪原,虞満突然感觉倒天地有多么辽阔,虞満背着江平脚下踩着蚩天剑,虞満看到远处一片广大的建筑群坐落在昆仑雪山中,里面一道道黑影不断地飞舞,虞満:“那是什么”虞満飞过去外面是一层结界,有一个大窟窿现在已经补上了一层阵法,虞満不在留在这继续向昆仑山飞去,不远处一把巨大的石剑就插在空地上有数十米高犹如一座山丘,一片空地上完全没有雪的覆盖犹如一片沙漠中的绿洲突兀在那,虞満落在巨剑上看到一排排房屋,虞満叫到:“有人吗”下面的人有在练剑,有在休息的,但全都是一身白袍显得非常整齐,一看虞満站在巨剑上,都一阵叫喊:“喂快下来”有一个叫墨玉的少年是轩辕派的二弟子刚从一间大殿里出来就看到虞満背后的江平:“看是大师兄”虞満:“喂,你认识他”虞満说着跳下巨剑,墨玉:“喂,我师兄怎么了”说着将江平扶住叫了几个师弟将江平拖进大殿,虞満对墨玉简单的叙述了一下情况,墨玉“啊,怎么会这样”想了想:“走,你跟我去见掌门师叔”说着领着虞満走进大殿,眼前五个老头正在给江平疗伤,墨玉叫了一声:“师傅,师叔”掌门允常一看虞満背后的剑,立马一惊:“怎么,看来赤河已经找过他了”想着伸手在江平身上点了七下,分别点了七个地方,收了仙术,虞満凑近了江平:“喂,老头,你干什么呢”允常一边坐着另一个白胡子老头名叫允胥立马怒道:“喂,小子,你懂什么”允常拦下:“小兄弟,这叫仙术,想学吗”虞満摆摆手:“算了吧,我已经有师傅了,他也会仙术”对面坐的五个老头都睁大眼睛:“你师父是不是身着黑袍,一头红发”虞満:“你说的红毛我好像见过,不过他只是给了我这把剑,我师父是一个破衣烂衫的人,不过他很厉害的”另一边做的一个老头名叫允明,他说道:“还好,师兄他说的应该是江黎”虞満一听问到:“你认识我师傅吗”允常点点头:“嗯,说起来他是我的师弟”虞満:“那你是师兄应该更厉害吧”允常笑起来:“好了,具体的事以后再说,你就先退下去吧”虞満看了看墨玉,墨玉点点头,虞満一看只好出去了,墨玉看看五位长老便道:“几位师傅,师叔,弟子先下去了”允常点点头:“下去吧”墨玉便转身跟了上去,虞満站在门口:“喂,那个,那个白人”墨玉一愣:“什么白人”虞満:“你看,你全身都白色的,不是白人是什么,”墨玉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虞幕:“这便是,黄帝和蚩尤的大战,这场战斗世间万物都在其中”说着黄帝一方飞出一条应龙只是体型很小,应龙口吐泉水,水淹无数大将,蚩尤一方飞出两团黑气化成两个恶魔,呼风唤雨打乱黄帝阵势,黄帝一方走出一个头发稀少充满煞气的女人,瞬间风去雨止,蚩尤一方又派出一个魔物,黄帝一方转瞬间便自相残杀离心离德,黄帝手持一把火红的弓,四支箭,箭出弓弦瞬间射死了那个魔物,蚩尤方又出八十一魔将,各显神通将黄帝军队击退,黄帝又请力牧,带领“四圣兽、黄龙..”等圣兽击退八十一魔将,蚩尤气急单枪匹马手持一把黑色的剑放着紫光,虞満顿时一惊,那竟然是蚩天剑,蚩尤连杀兵勇无数,黄帝又拿出一把放着红光的黑色宝剑,与蚩尤决战,最后黄帝胜出,蚩尤的灵魄只能逃走,带着八十一魔将逃到魔界,这便是黄帝战蚩尤的故事。

虞満转过身:“你让我看这是什么意思”虞幕仰起头:“这是天下的开始,好了咱们继续”说完一挥手,场景瞬间变了。

查看更多目录

目录

连载
查看更多目录

介绍


...

推荐指数:10分

开始阅读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

更多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